兩人約好在夜市左邊入口第一家的炸魷魚攤子外碰面,便先各自回家放書包梳洗一番。

等兩人會合時,離放學已經一個小時,連萬百草都餓得肚子打鼓。

他稍微晚了點才到,遠遠的就看見了安樂業無聊等待的身影,正低著頭,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那是個正巧在街燈下的位置,昏黃的光線朦朦朧朧的散落,在黑夜裡是那樣麼明顯。

萬百草輕輕抽口氣,停在紅綠燈的另一邊,看著安樂業好久。

大概是等煩了,安樂業抬起頭滿臉無聊的東張西望,很快便注意到與自己隔了一個路口的萬百草。

一抹開心的笑容在少年臉上綻開,歡快的舉手對好友搖晃。

心口說不出是抽痛還是悸動,萬百草沒有回應好友的熱情,反倒錯開視線,趕在最後十秒衝過馬路。

「你好慢喔!」不等萬百草跑到身邊,安樂業就拉著聲音抱怨。「我快餓死了啦!」

「抱歉,我洗了個澡。」

安樂業瞇著眼把鼻子貼近好友,嗅了嗅他身上沐浴後的清爽氣味。

「幹嘛先洗?待會逛了又會流汗耶。」歪頭不解。

「脫了制服就不想弄髒其他衣服,等等流汗了回家再沖一下就是了。」不著痕跡的退開半步,安樂業身上的汗水味和特有的氣味,讓萬百草下腹微微緊繃,腦子幾乎立即回放兩天前的每一個細節。

很顯然,安樂業永遠不是個細心的人,對萬百草的尷尬全無所覺,一勁興高采烈的吱喳道:「阿白阿白,這還是我們第一次一起逛夜市耶!」

「是呢。」瞄了一眼被握住的手,萬百草心裡無數的掙扎,最後還是沒有掙開,任由安樂業牽著自己往前走。

他們認識之後,晚餐都在萬百草家吃萬百草做的飯,午餐都由萬百草準備便當,實在沒有什麼外食的必要。

「你想吃什麼?」

「都可以……」嗅著夜市裡的食物氣味,萬百草微微皺眉,油耗味實在重,他肚子雖餓卻沒什麼食慾了。

「我知道你不喜歡這些味道,可是你不覺得當成冒險很有趣嗎?至少比我做的飯好吃。」安樂業兩眼閃閃發亮,很快就停在一攤標名「日式炸雞排」的攤子前。

「炸雞排?」萬百草挑眉。

「跟你炸的不一樣,可是超好吃的!你要跟我分,還是自己來一份?」

「都可以。」萬百草緊盯著老闆正替前一位客人的雞排裹粉的動作。

麵粉、蛋汁、麵包粉……嗯……看起來還算乾淨整潔。

「老闆,我要兩塊。」

等安樂業掏完錢付帳,拿了號碼牌後,萬百草才開口:「接下來你打算吃什麼?很多東西我會做的。」

「我知道啊,而且你做的超好吃的!」一想起萬百草的菜,安樂業就忍不住口水狂流。「好想吃你做的涼麵喔。」

「那明天晚餐吃涼麵好嗎?」雞排攤子旁是煎紫薯餅的攤子,萬百草直盯著煎盤上過多的油,回應明顯心不在焉。

「好啊好啊!我還要口水雞、涼拌蘆筍、螞蟻上樹!」安樂業興奮的兩眼發光,兩個晚上沒吃萬百草的菜,簡直如隔一百年啊!

「好。」

「不過,你還是沒告訴我,到底為什麼跟我生氣啊?」開心是很開心,但安樂業可沒忘記今天逛夜市的主因,晃著萬百草的手問:「要不要趁現在告訴我?」

萬百草覺得自己的太陽穴彷彿被猛擊一拳,尷尬不已的回望安樂業。

這讓他怎麼說?

微張著嘴,萬百草發現自己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徹底啞口無言。

「你說過會跟我講的喔!就在剛剛,你答應不會讓我自己猜喔!」安樂業皺眉。

清清喉嚨,萬百草勉強找回自己的聲音:「我會告訴你,但不能在這裡,也不是現在。」

「為什麼?」安樂業顯然不以為然,逼問:「你是不是又在敷衍我啊?說謊的傢伙會下地獄拔舌頭喔!」

「我沒有敷衍你,只是……那個原因不太適合在公眾場合說……」

萬百草突然發現排在一旁等雞排的兩個上班族姊姊,似乎朝他們看過來,停下了原本的對談。

那臉上的表情,不會是興致勃勃吧?

萬百草紅了臉,正想繼續安撫安樂業,但少年已經搶先不滿的開口:「什麼原因這麼神神祕秘的?那天晚上也沒發生什麼事啊!頂多就是我跟學妹的事情牽怒到你身上而已。」

「不,不是跟學妹的事情……」

「跟學妹完全無關嗎?」安樂業一臉狐疑。「那還有什麼事情值得你生氣?那天晚上明明你跟解語放閃放得超不道德的,我都沒生氣了,為什麼你生氣?」

「我沒有跟解語放閃。」

萬百草不斷注意旁邊,對安樂業連珠炮似的問題回應得的力不從心。

兩個姊姊是不是站近了點?

「好吧,如果你堅持。」安樂業扁嘴,滿臉不以為然。「真的跟學妹一點關係也沒有嗎?」

「也不全然是這樣……」真要說,學妹是導火線。但,這種話,萬百草怎麼可能在這種情境下說出來?

「那到底……」

「來,雞排兩份。」老闆開口了。

簡直就是場及時雨!萬百草真誠的對老闆道謝,接過兩塊雞排,先把其中一份雞排從紙袋裡推出三分之一個,把另一個雞排拿出後連同塑膠袋塞給安樂業。

「你餓了,先吃飽我們再來談這些。」

在食物面前,安樂業是沒有腦跟節操的。

他一口咬上雞排,滿臉的幸福,大概早忘記自己之前要說的是什麼了。

麵包粉炸得輕盈不油膩沉重,薄且酥脆,佐上醃的入味的雞肉,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配合得天衣無縫。

一口咬下後,鮮美的肉汁在舌頭上漫流,完全體現出雞肉該有的味道。

看著安樂業沉醉的模樣,萬百草也咬了一口。

胡椒粉下得不重,達到畫龍點睛的效果,不得不說是非常美味的一道小吃。

好吧,也許夜市之行是可以期待的。

雞排之後,安樂業帶著萬百草一攤一攤吃過去。
印度烤餅,咖哩雞的滋味美妙得不可思議,攤主是真正的印度人,香料的調配幾乎完美,引人食慾卻又不會太過奪味,非常親切好入口。
現拉的印度拉茶,引得萬百草駐足好半天不肯走,茶味濃奶味重,但幾乎不甜的味道,也深獲他的喜愛。
關東煮,是個不太起眼的攤子,但擠滿了候餐的客人。安樂業夾了滿滿一碗蔬菜、魚漿製品,還要了一大碗湯。
「阿白你一定要喝喝看他們家的湯,超好喝的!還有沾醬也是,超提味的。」
萬百草一開始是有些不相信,但是安樂業這傢伙的舌頭確實很叼,他也就喝了口湯......確實不錯,是魚介類加蔬菜熬出的湯底,後期再加入豬骨熬的湯做調配。
灑上胡椒粉,在舌尖上留下微微的刺辣,讓人欲罷不能。
沾料看起來是平凡的醬油膏,入口後才發現有蒜頭調味。
再往前是炒米粉跟蚵仔煎的攤子、炭火牛肉串烤、碳烤臭豆腐......安樂業吃得不亦樂乎,而同為17歲的萬百草在蚵仔煎那攤就宣告陣亡。
「阿白,你這樣真有吃飽嗎?」咬著臭豆腐,安樂業口齒不清的問。
「放心,我吃飽了。」
「甜點呢?吃得下嗎?」三五口就嗑掉兩串烤臭豆腐,安樂業舔著唇,滿臉意猶未盡。
「應該可以......」萬百草一直知道安樂業食量驚人,特別美食當前,就算吃撐死也要掃光才甘心。
只能捨命陪君子,畢竟這些小吃,可算的上是防禦長城,讓安樂業完全忘記逼問他這兩天的事情。
「豆花好不好?這裡有家傳統手工豆花,之前我都在這裡買給你呢。」
「好。」
這麼一說,萬百草想起了豆花的味道。
帶點炭燒過的豆香,綿密細緻卻不碎散,糖水的調得略甜,是用黑糖下去熬的,搭配起來自成一格,令人回味再三。
原來竟是在這個夜市裡買的嗎?安樂業不可能進夜市卻不吃東西,帶著豆花到他家後又是一頓大吃,這傢伙的胃太奇妙了……
被拉到攤子上,因為時間關係,窄小的攤子早就擠滿了人,四周可見捧著碗站著吃的客人。
「我們帶回去吃好了?」安樂業回頭徵詢好友的意見。
他雖然不介意站在攤邊吃,但萬百草肯定不習慣也不喜歡。
「好。」
這攤豆花只賣最單純的花生豆花,用塑膠袋跟用杯子裝同樣的價錢,但份量差了將近半碗,外帶的客人都選用塑膠袋。
點了兩袋冰豆花外帶,大概等了20分鐘才拿到手,安樂業早就很有經驗的先繞到旁邊的魚蛋攤子,買了兩串回來邊吃邊等。
「我今天帶你吃的都不錯吧?」邀功似的。
「是,很美味。」笑著拍拍他的頭給予讚美。
少年得意的翹起下巴:「跟你說,我從小就吃這邊的夜市,哪攤好吃哪攤不好吃我都知道,今天帶你吃的都是精選中的精選。」
「是嗎?」瞥了安樂業唇角一眼,萬百草抽了一張面紙替他擦去嘴邊的油漬。
「當然,我小時候就下定決心,以後約會一定要帶我女朋友吃遍這些攤子。」
聞言,萬百草的手微微一震,臉上的微笑差點掛不住。
「約會阿......
「你看,我先帶你來了,就不要再吃學妹的醋了吧?好朋友,一輩子的。」
胸口像被利刃連戳幾刀,萬百草一時間呼吸幾乎喘不過來,什麼也無法回應。
一如往常的無所覺,安樂業吃完了手中的魚蛋,豆花也好了。
他喜孜孜的接過豆花,抓起好友的手:「走吧!回家吃點心!你答應我的事情,可以好好的說了吧!」
食物當前,安樂業確實沒節操也沒腦,但只要吃飽了,他基本上不會忘記自己介意的事情......只要那件事跟萬百草有關。
「嗯......」悶悶點頭,萬百草下意識把豆花從安樂業手中拿過來,免得被搖啊晃啊的弄漏了。
走回家大概要15分鐘吧......
萬百草在心裡估算著,等等到底,該怎麼開始比較好呢?

誰知進入正題的速度,比萬百草估算的要快得多。
回到家,安樂業開開心心的拿出兩個大碗,裝好了豆花,遞到萬百草手上後,說:
「好了,我們開始吧!你為什麼生氣?」
措手不及,萬百草愣愣得盯著安樂業,還有那兩碗豆花。
少年在豆花前一點也不急,熱切的注視著他。

太不可思議了......萬百草心裡有點混亂,他原本是打算用和緩一點的方式切入。
「你很介意嗎?」這並不太像安樂業,萬百草問得有點酸。
他還記得下午安樂業是這麼說的:學妹要我們好好談開。
所以一切都是為了學妹是嗎?
否則相處這三年了,安樂業可不是個會對答案緊咬不放的人。
更多時候他都無憂無慮的忘掉讓自己心煩的事,頂多就是上周被他的話嚇到了,看了兩天的同志電影吧。
說到底,安樂業介意的,大概是晚餐質量不足這件事。

這一想,萬百草多少又有點釋懷。
「我當然很介意!你兩天沒煮飯耶,外面你又吃不習慣,都去解語家吃,這樣不好,我不喜歡。」安樂業哼哼,低頭挖了一大湯匙豆花塞進嘴裡。
「解語不介意的,我去了解媽媽也很開心。」萬百草微微瞇著眼笑道,在看到安樂業肩膀明顯緊繃後,笑意更濃。
「拜託,你們又沒有在交往,幹嘛連他媽媽都下手討好啊?」安樂業吞著豆花,口齒不清的抱怨,假裝自己一點也不介意。
這不過是照常理陳述而已,對吧!

摸摸他低垂的腦袋,少年的髮絲蓬鬆蓬鬆,略為毛躁,從掌心指縫中滑過,留下絲絲麻癢直上心頭。
安樂業下意識的回蹭萬百草的掌心,半抬起眼睨他:「好啦,快說啦!不要顧左右而言他喔!今天你沒交代清楚,我不會放你去睡的!」
好吧,繼續閃避也不是辦法,萬百草嘆口氣,在安樂業身邊坐下,吞了一口豆花潤喉。
「我不是生氣。」豆花的焦香豆味舒適的殘留在舌上,混合著甜而不膩的黑糖滋味,打開了萬百草的話匣。

「不是生氣?那你為......」安樂業的逼問被抬手阻擋,少年悶悶的咬著湯匙,逼自己嘎然收聲。
「先讓我說完,你要是不開心再跟我抱怨好嗎?」安樂業聞言眨眨眼睛,不甘情願的點頭,萬百草揉揉他的頭髮,續道:「我不是生氣,認真說,我是尷尬。那天晚上,我因為你的味道而勃起了......記得我問過你嗎?你難道就沒想過,也許我真的喜歡你?」
說到那句「喜歡你」時,萬百草溫柔的黑眸,一下子攫住安樂業的眸,少年咕嘟!吞了一口口水

一股熱意爬上臉頰,往太陽穴燒去。
安樂業用力咬著瓷湯匙,想說的話全在腦子裡混成一片,一句也說不出來。
萬百草倒是笑了。「別緊張,我們是17歲的男孩,賀爾蒙作用的時候,誰都可能讓我們硬得跟石頭一樣,我只是告訴你我為什麼尷尬,你不要多想。」
安樂業乖乖的點頭。
「我知道你只是愛玩,可是,樂樂,你知道我是個臉皮薄的人,那種狀況下,你就這樣出現在我面前,毫不在意的說那些話,我是有點......受傷的。」

「我......」再次被萬百草制止。
「我知道男孩子之間互打手槍沒什麼了不起,在那個情境下,你也硬了,腦子有點糊塗也是理所當然,我卻沒把持住盡到朋友的道義責任,這讓我感覺很不好。」萬百草深深嘆口氣,像是要把肺都嘆出來了。
安樂業說不清是什麼感覺,只覺得胸口一抽一抽的。
「所以你那時候說,以後我們還可以多做幾次的時候,我.......我覺得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知道你愛玩,也知道你這人比較自由自在一點,我應該要當理性那個。」

抹了一把臉,萬百草還是掛著微笑,但安樂業看著卻覺得想哭。
「對不起,我把自己的尷尬發洩在你身上,讓你這兩天擔心了,對不起。」
道歉過後,是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
也許過了五分鐘,可能十分鐘,安樂業不清楚,他看著萬百草低垂的眼簾,怯怯的開口:「我、我可以開口了嗎?」
「嗯......」萬百草輕輕的笑出聲。
「阿白,對不起,我太白目了......」安樂業第一次這麼自責,他也是個青春期男孩,當然知道要萬百草說這些話有多尷尬。

虧他還自認是萬百草最好的朋友呢!根本白目到不可原諒啊!
「不,你原本就比較逍遙一點......」萬百草委婉的改正他對自己的批評,聽的安樂業更是羞愧不已。
「阿白,你不要對我這麼溫柔啦!我這人,偶爾就是要被直接點罵一罵,靠,光聽你講我都想掐死兩天前的那個安樂業了!」
「沒這麼嚴重的。」萬百草笑得更開心,安樂業搔搔臉頰,還是沒辦法釋懷。
「阿白,不然,你打我一拳好了,我今天還這麼白目一直逼問你,你不能都不生氣啊!」

「我說過了我沒生氣,只是尷尬。」拍拍好友紅通通的臉頰,捏了捏少年纖細的頸側,萬百草輕柔的說道:「而且,我有點吃學妹的醋,很丟臉對不對?」
「哪會!我也吃解語的醋啊!」頭搖得波浪鼓似的。「我以後不會在你面前講到任何學妹的事,我們是好兄弟,一輩子的!」
「謝謝你,樂樂,你對我真好。」
少年的臉倏地又紅又燙,扭扭捏捏的用肩膀撞了下好友:「幹嘛道謝,讓人很害羞耶!」

終於言歸於好,雖說一開始也不算是吵架,但安樂業總算安心了。
這一安心,他就想起才吃了半碗的豆花,開開心心的捧起碗來三五口吃光。
萬百草把自己吃了一半的豆花也推過去,安樂業很自然的也把剩下的掃光,滿足的攤在沙發上。
「對了,樂樂。」
「嗯?」有點愛睏,安樂業揉揉眼睛,含笑應了聲。
「我想問你午餐的事情......接下來一個月,都是學妹替你帶便當嗎?」
「大概吧......怎麼了?」

「你在我這邊放了餐費,要分給學妹嗎?」看好友瞇著眼幾乎睡著的模樣,萬百草輕手輕腳的引導他倒在靠枕上。
「為什麼?」安樂業蹙眉不解。
「樂樂,你想想,學妹幫你做便當,一毛錢也沒收,這樣白吃白喝,不會不好意思嗎?」萬百草按了下他眉心。
「你說的也是......可是......拿錢給學妹也怪怪的,好像把她當成廚師......
「你不就拿錢給我嗎?」
「學妹又不是你,那不一樣啦!你是不一樣的。」安樂業說得非常理所當然。

萬百草無奈的嘆口氣搖搖頭。「好吧,那我把午餐的餐費還給你,你看看要怎麼處理。但我覺得,終歸對學妹不好意思。」
「你說的對......」安樂業抱著靠枕,在沙發上滾。「那,我跟學妹說,以後還是跟你一起帶便當就好了,不要白吃她的。」
「我覺得這是比較好的決定。」萬百草露出大大的微笑。

 

----

萬百草其實是個腹黑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