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晚睡得早,加上「運動」過後的放鬆,安樂業睡得極好,一覺到天明,早上五點剛過半就神清氣爽的醒了。

抱著涼被在床上翻了兩圈,空氣裡還殘留著冷氣的涼爽,電風扇喀答喀答左搖右擺,房裡全然沒有夏天的過度躁熱。

想到昨晚的事,少年把臉埋在被子裡悶悶的笑,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好得想唱歌。

又滾了兩圈,確定自己沒有睡回籠覺的打算了,安樂業才翻身下床。

看看時間,才五點四十分,離萬百草起床的時間大概還有二十分鐘。

每天帶便當的萬百草都是早起做便當的,偶爾住下來,安樂業都會趁機偷點菜吃。

舔舔唇,好像還殘留著些許兩人的味道。

安樂業沒發現自己哼著歌,腳步輕盈的進浴室梳洗完畢,一個念頭閃過腦海。

偶爾,也該替好友做個早餐才對。

打開冰箱拿出雞蛋、火腿、吐司麵包等等長備食材,抹麵包的美乃滋是萬百草親手做的,口味偏甜,酸味雖淡卻仍留有自己的地位,像荒洪裡激起的點點水花,增加了深度跟廣度。

儘管看著萬百草做了好幾次美乃滋,但安樂業總是沒自己試成功過。還是吃萬板草做的比較實在,方便又美味。

熱了平底鍋,抹上奶油,打下四顆蛋,沒幾秒食物的香味就瀰漫了整個餐廳,安樂業的肚子也很理所當然的咕咕叫起來。

萬百草不愛吃半熟的蛋,安樂業則討厭吃全熟的蛋。

看準時機把自己要吃的兩顆蛋盛起來後,少年調弱火力,把萬百草的份翻面,順手扔了幾片火腿進去一起煎。

早先放進烤麵包機裡的土司也跳出來,安樂業邊哼嘰著燙,邊把土司抓起來扔進盤子裡,又放了兩片下去烤。

「好像不太夠喔……」看著桌上簡單的三明治材料,安樂業抱著手臂歪頭想了想,再次打開冰箱翻起蔬果屜。

「哈,我就知道一定有!」抓著番茄跟萵苣,哼著歌用屁股頂上冰箱門。蔬菜全放進洗菜盆裡一起洗,邊洗邊粗曠的把萵苣葉片扯下來,狗啃似的。

剛把洗好的菜放上流理台,少年突然想起鍋子裡的蛋跟火腿,慌張得一箭步上前關火,千鈞一髮總算沒把火腿煎成橡皮,勉強保住萬百草的兩顆煎蛋。

「你在幹嘛?」萬百草的聲音傳來時,安樂業正在試圖把番茄切片。

「阿白早啊,我在弄早餐。」安樂業回頭一笑,嘴巴上還咬著一片萵苣葉。

「早安。」萬百草悶悶的在桌邊坐下,沒上前幫忙。「你睡得很好?」

「超好的!你家棉被跟床怎麼那麼舒服!」安樂業繼續與番茄奮戰,好不容易切出幾片破破爛爛的番茄片。「你睡得好嗎?怎麼看起來有點不高興?」

「喔……」萬百草搔搔鼻尖:「我失眠。」

「為什麼?」安樂業問得單純,但聽到萬百草耳中就有了點不一樣的感受。

睨了那愉快的幾乎跳起來的背影,萬百草澀聲道:「樂樂,你不覺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太奇怪了嗎?」

「昨天晚上的事情?」正在抹吐司的安樂業歪歪頭,想幾秒才聽懂:「哦,你說互看打手槍的事嗎?幹嘛啦,你這麼介意喔?」語尾點綴著幾聲無憂無慮的輕笑。

「嗯……這不正常,不會有下次了。」萬百草長長的嘆口氣,起身離開餐桌,走到安樂業身邊替他調整三明治的形狀。

「好啦好啦,小氣鬼。」撇嘴不以為然,但安樂業也沒故意跟好友唱反調。「阿白,你黑眼圈好重喔!」

「不就說我昨晚失眠嗎?」沒好氣的白他一眼,萬百草把自己的份組合好後端走,沒回餐桌而是先打開冰箱問:「牛奶?豆漿?」

「我今天想喝牛奶。」安樂業手上都是番茄跟萵苣的汁液,指尖還被火腿燙得微紅,看來有點狼狽。

凝視了他幾秒,萬百草彎身拿出豆漿。

「那好,你等等記得自己拿牛奶喝。」

嗯?似乎有哪裡怪怪的?

安樂業心裡納悶,但又想不出哪裡奇怪,想唱歌的心情已經煙消雲散了,下意識扁著嘴點點頭。

「你等等要做便當嗎?」當兩人都端坐在桌前吃早餐時,安樂業問。

「不。」萬百草遲疑了片刻後,垂下眼回答:「我今天不想下廚,你晚餐也自己處裡吧。」

嗯?絕對有哪裡怪怪的!

安樂業咬著三明治忘記咀嚼,傻傻的瞪著低頭進食的萬百草,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才好。

 

想當初,安樂業跟萬百草會熟起來,就是為了吃午餐這件事。

安樂業不知道要不要把那天脫口而出的:「你、你願意一輩子為我煮飯嗎?」當成告白,那時候他滿腦子只有萬百草的便當,好吃到整個下午魂牽夢縈。

姑且算是對萬百草的便當告白好了。

現在回想,安樂業不得不承認,那句話是有那麼點像求婚沒錯。

但嚴格說來,少年認為自己只是比較直率而已,他確實離不開萬百草的餐桌。

至於為什麼會想起這件事……安樂業悶悶的低頭扒飯,今天還是吃學妹的便當,也同樣是在教室外面的涼亭,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從涼亭裡可以把二樓走廊看得那麼清楚。

萬百草正跟解語說話。

萬百草正親密的跟解語說話。

萬百草不但親密的跟解語說話,他還替解語攏了一下肩膀上的頭髮!

哼!怪不得這兩天萬百草不做便當。

一開始還替好友擔心會不會餓著呢!現在一看,安樂業整個人都不好了,肯定是有解語替萬百草準備便當吧!一定是這樣!

交往就交往,幹嘛神神祕秘的瞞著他?他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

真是成也便當,敗也便當!

「學長?」學妹輕輕柔柔的喚了聲,喚回了安樂業的注意。

「嗯?」安樂業睞去一眼,心不在焉的嚼著菜,好像是炒牛蒡……也可能是魚肉捲牛蒡。

「喜歡今天的菜碼嗎?」學妹對於他的漫不經心絲毫沒放在心上似的,笑語嫣然。

「啊……喔……嗯……」隨意點點頭,安樂業有點不好意思,垂下眼更認真吞吃眼前的色彩豐富的便當。

「學長最喜歡哪道菜呢?」學妹又問。

「嗯……」粗率的把嘴裡的菜跟飯嚼嚼碎吞下。「我想想喔……大概是……牛蒡?」到底是炒牛蒡還是魚肉捲牛蒡啊?

便當盒裡只剩下三朵焗青花椰菜,也不知到學妹怎麼處理的,雖然起司有點重,但不顯得油膩,青花椰菜也還保留著相當的綠色,不是讓人食不下嚥的青黃色。

至於其他具體吃了些什麼?安樂業很心虛的不敢承認今天自己根本沒專心吃,早就船過水無痕,不甚了了了。

「牛蒡?」學妹似乎挑了下漂亮的眉,嘴邊溫柔的淺笑似乎淡了些。「學長,你今天有心事?」很貼心的不再深入追就。

早知道就說青花椰菜了……安樂業掃光剩下的三朵青花椰菜,把便當小心的收拾好,交還給學妹。

「沒有啦……就是有點……」發掘學妹直盯著自己看,安樂業搔搔臉頰,結結巴巴的開口。「總之就……嗯……」

「跟萬學長有關係嗎?」直到這時候,學妹才往二樓走廊看了一眼。

安樂業莫名雙頰滾燙,有種做壞事被揭穿的羞恥。

「也、也不完全是啦……」少年試圖否認,但少女轉回來的眼神,讓他扭捏的垂下了頭,不太甘願的承認。「好吧好吧,是跟萬百草有點關係啦……」

「萬學長怎麼了嗎?」學妹的聲音還是那麼的平穩溫和,讓安樂業鬆了一口氣。

他可沒忘記兩天前看到的那些眼淚。

女孩子真的很奇妙,自顧自的為了奇怪的事情哭了,又自顧自的像個沒事人似的,然後自顧自的提起了房間裡的大象,好像根本一點也沒在意過那般坦然。

「萬百草好像交女朋友了。」既然如此,安樂業就不在小心翼翼了,有人可以抱怨多好。

「是嗎?」學妹歪歪頭,一臉不可思議的又往二樓走廊看了眼。

順著她的視線,安樂業也跟著看過去,剛好看到萬百草拋下來得眼神,四目相接。

萬百草看來很訝異,愣了兩三秒後,輕輕蹙起眉頭,調開了視線。

什麼意思嘛!

一股不爽在安樂業心裡炸開,他皺著臉,叨念著:「小氣鬼,愛放閃,說謊鬼!交往就交往幹嘛瞞我?不是朋友,嘖!」

「沒聽說萬學長交女朋友了。」學妹淡淡的看著安樂業。

「連我都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會知道?」安樂業用力哼了聲,插著手臂。「他這兩天不煮飯也不帶便當,一定是跟解語一起吃飯。」

「喔……」

「學妹,我問你喔,萬百草到底幹嘛隱瞞我?我又不會怎樣?雖然我不喜歡解語,不過他喜歡我也沒辦法,他的口味我不好置評。」安樂業哼道,語氣酸溜溜的。

學妹淡然的看著他,沒回答。

「算了,這傢伙不夠朋友。」越想越不是滋味,特別再回想起昨晚吃的難吃超商便當,安樂業火氣都上來了。

「學長。」

「嗯?」

「我們在一起A的時候,可以不要提起萬學長嗎?」學妹收好了便當,看著安樂業的眼眶似乎有些微紅。

「啊?可是……」安樂業張著嘴,有種百口莫辯的呀然。

「我不在乎萬學長怎麼樣了,我只在乎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是注意我。」學妹咬咬唇,看來很用力,粉嫩的唇上都留下了齒痕。

「可是……」安樂業猛眨眼。

學妹深吸了口氣問:「學長,明天想吃什麼呢?」

「呃……都可以……看你方便……」

「嗯。」學妹點點頭,拿著空便當盒站起身。「學長,我喜歡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坦率跟自我,請多給我一點時間跟機會,好嗎?」

「喔……謝謝你……」安樂業還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這兩天你腦子裡都是萬學長,也許你可以好好的跟萬學長把話說開來,然後分一點時間想我?」離開涼亭前,學妹丟下了這句話,深深看了安樂業一眼後,轉身跑遠。

愣在涼亭裡,安樂業腦子亂得像燒滾的熱水壺,又脹又滿,嘟嘟亂響。

他身邊的人最近是都吃錯藥了嗎?

※※※

談開就談開,有什麼了不起的!

先不夠朋友的是萬百草,可是不是他唷!雖然有點悶,不過男子漢大丈夫,吃點虧就當吃補好了!

沒錯!就是這樣!

放學的時候,安樂業也做好了心理建設。

坐位在前後的兩人,除非刻意閃躲,否則想不告而別是不可能的。

安樂業一個回頭,伸手就抓住準備離開的萬百草手臂,皺著臉不爽的哼道:「抓到了吧!昨天讓你偷溜走,今天你別想得逞!」

「樂樂……」萬百草看著被抓住的部位,輕輕嘆口氣。「你不是要陪學妹去搭車?我跟解語約好一起回家了。」

「萬百草,你是不是朋友啊你!」一提到解語,安樂業真是氣不打一處出來,西斜的日光下,臉黑得像墨汁。

「我們當然是朋友。」知道自己不可能脫身,萬百草安撫道:「好吧,你先放開我,讓我跟解語說一聲今天讓他自己回去。」

「不會偷跑?」狐疑的看著他,手上的力氣加大了些,捏的萬百草皺眉哼痛。

「樂樂,你弄痛我了。」

「呃……喔……」察覺自己的粗魯,安樂業才悻悻然鬆了手,但還是防備的看著萬百草,壓根沒打算收拾自己的桌面。

「不會……」萬百草嘆氣,交出自己的書包。「喏,你幫我保管,我去去就回來,你也趕快把書包收拾好。」

既然拿到了「包」質,安樂業滿意的點點頭,一手緊抓著萬百草的書包,一手笨拙的收拾起自己的課本文具。

好氣又好笑的看著他片刻,萬百草才轉身走向等在門外的少女。

「嗯哼。」瞥了眼他空無一物的雙手,解語美目越過少年的肩膀,落在他身後的人影上。「你知道嗎?孽緣都是自己寵出來的,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

「解語。」無奈。

「怎樣?你打算回去煮一桌子菜,餵你的『好朋友』?」那隱藏不住嘲弄的「好朋友」三個字,讓萬百草狼狽的紅了臉。

「沒有,我不打算煮,冰箱裡也沒菜了。」

瞇眼睨著萬百草,解語哼的一笑:「我都懶得多戳你痛腳了,你說是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解語,我的心意沒有改變……」仿若嘆息。

「什麼心意?」提問的是安樂業,他匆匆忙忙收拾好,趕過來就聽到萬百草這句話,眉心打結。「幹嘛一直放閃?這裡是公共場所耶!」

「唷,吃貨。」解語擺擺手。「糾正你幾件事,第一,我們沒有放閃,閃的是你跟學妹,不過那不關我的事。第二,我們就算放閃,也不關你的事。第三,如果自覺是電燈泡,你該做的是閃遠點,不是跟我搶萬百草。」

「萬百草又沒說你們有交往。」被少女的伶牙俐齒戳得節節敗退,安樂業站在萬百草肩後,很沒底氣的試圖反抗。

「我們沒有交往。」萬百草接下了話,讓安樂業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藏不住滿臉的笑示威的對解語揚起下巴。

懶得多說,美目再來兩人身上轉了圈,搖搖頭。

「我回去了,你明天會帶便當對吧?晚餐也在家裡吃了?」這是問萬百草的,但那語氣更像是肯定句。

萬百草沒回答,只是連耳朵都紅了。

目送少女挺直的背影遠去,安樂業才把手上屬於萬百草的書包交回去,背起了自己的書包。

「你昨天在他家吃晚餐嗎?」很自然的牽起萬百草的手,絲毫沒發覺對方受驚似的微微抽了下肩。

「嗯……對……」若有所思的看著兩人交握的手,萬百草偷偷的,反握回去。「你今天不陪學妹等公車嗎?」

「不陪,學妹要我們兩個好好談開。」

聞言,萬百草停下腳步,安樂業疑惑的轉頭看他。

「我不希望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還想著學妹,我們沒什麼需要談開的,你可以去陪學妹。」

搞什麼啊!

安樂業愣過後,怒火猛的燃燒起來,用空著的手狠狠在萬百草肩膀上捶了一拳,力道大得讓萬百草往後顛了半步。

「莫名其妙!你幹嘛啊!提起學妹的明明是你,我不過就回答你麼問題而已啊!搞屁啊!生什麼氣啊你!該生氣的是我吧!」安樂業怒吼,又搥了一拳。

「很痛……」萬百草又往後退了一步,臉都痛皺了。

「痛死活該,誰叫你莫名其妙生氣,老跟解語放閃,我看得也很不爽好不好!」第三拳招呼過去,這次力道放輕不少,儘管滿心委屈跟憤怒,他也不真想讓萬百草受傷。

「我沒有莫名其妙……唉……」被打的地方跟空著的手是同一邊,萬百草連想揉揉自己的痛處都辦不到。

「學妹也是,今天自己講到你,我跟他抱怨了兩句他也生氣,要我不要老想著你……你們都什麼毛病啊,自說自話的,我又不會通靈,跟我講白一點會死嗎?」說著說著,眼眶一陣酸澀,安樂業連忙別開頭。

他才沒有想哭!

明明才一天半沒跟萬百草混在一起,怎麼覺得兩個人好像疏遠好久了?不自覺把好友的手握得更緊,表面上仍裝作氣鼓鼓的模樣。

「對不起……是我的錯……」萬百草輕輕揉了揉他的後頸,安撫著。「我們都先別提學妹了,你餓了嗎?」

「餓了……」肚子很配合的咕咕作響。

「想吃什麼?」

「阿白,我們去逛夜市好不好?我請你吃晚餐。」吼過後,心情好了不少,安樂業原本就是個無憂無慮的樂天派,情緒很快恢復了七八成。

「為什麼請我?」看著他眉飛色舞的模樣,萬百草輕輕的也笑了。

「當賠罪。」安樂業扁扁嘴:「我知道我大概做錯了什麼,你才會生氣。可是,阿白,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你知道我是個粗枝大葉的笨蛋,你不高興可以直接告訴我,不要讓我猜。」

深深的看著,也許是相識以來最認真的安樂業,萬百草把嘆息吞下肚。

「好,我會說。」他許諾。

----

顧著在噗浪根大B貼文,部落格忘記更新啦><

我會趕快趕上進度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蛋白 的頭像
黑蛋白

黑蛋白的小冰箱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