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7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性福家庭  

 

耶~~~~這次封面好票釀喔>w<

饕餮的彩繪玻璃XD

預購到26號截止唷,請大家注意時間

預購截止後就恢復原價

平行線本篇的再版也是26號截止,有需要的朋友不要忘記填單唷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到噗浪找唷,可打關鍵字tag
  • 請輸入密碼:

瑟是個做事認真懇切努力到稍微有點太緊繃的人,當年他為了留在帥昭民身邊,努力學會做飯,甚至開了咖啡廳。
只要下定決心,他幾乎可以把目標貫徹。所以他離開家鄉,撇下曾有過的未婚妻,就是為了要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希望再隱藏掩飾自己。
好友曾經評價他毅力驚人,瑟對自己的評價是任性。

是的,因為任性,所以他必須要對得起自己,每件事情若無法達到設定好的目標,他又為什麼要做呢?
理論上來說,這是個正面的特質,但反面來看,瑟這種個性讓自己陷入非常多的麻煩裡。比如跟饕餮的相遇,比如今天他打算做的事......假如人能預知未來,瑟絕對不會被帥昭民煽動了!絕對不會!
總之,520的那個晚上,瑟收拾好廚房,孩子們各自回房去了,饕餮尚在工作室忙碌,有個長輩最近要嫁女兒,訂了一批宴會用的玻璃水杯,造型獨特。

饕餮很少拒絕家族裡的請託,無論有多忙碌,永遠以家人為優先。
這也導致了工作量大增,已經連續三天都直接睡在工作室沒回家了。傍晚的時候,喬爾拿著髒衣物回來,順便把一個黑絲絨包裝的禮物遞給瑟。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看了眼今天的日期,帥昭民帶點好笑對一起喝下午茶的瑟說:「你知道嗎?今天的日期用中文來說,諧音是我愛你。」
「是嗎?」瑟好奇的看了眼日曆,五月二十號,對他來說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但仍忍不住問:「你打算跟騰蛇慶祝嗎?」
在他的印象裡,日韓中台有無數的情人節,義大利其實也不少情侶互訴情衷的日子,但帥昭民向來嗤之以鼻的。

果不其然,帥昭民啜了口茶,撇嘴:「有什麼好慶祝的?我連他的生日都不記得了。」這句話一點不假,帥昭民向來就是個實用主義者,騰蛇這個人雖然浪漫,但倒不會用自己的標準去要求愛人。
這點上瑟就有點微詞了,他帶點嘆息看著好友:「昭民,不管怎麼說,重要的日子還是別忘的好,這也是種愛意的表現。」
「好友。」帥昭民笑吟吟的拍拍瑟的肩膀:「等你哪天能毫不臉紅,像呼吸一樣簡單的對毛毛蟲說我愛你,我會接受你的建議的。」流氓透了。

瑟猛的臉紅,端起杯子顧不得燙,一口氣喝掉半杯奶茶,眼眶都熱紅了。
「你不能這樣就臉紅啊!」帥昭民笑得,抽了衛生紙替瑟擦眼尾示好:「都在一起十多年了,你不會真到現在還沒辦法心平氣和的對饕餮說我愛你吧?」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到噗浪找唷,可打關鍵字tag
  • 請輸入密碼:

這一覺睡得很安穩,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凌晨,陽光還沒照進窗內,空氣涼爽。

騰蛇沒睡在他身邊,還好柯爾也不在。
帥昭民伸個大大的懶腰,不幸動到昨天使用過度的肌肉群,沒忍住痛唉了兩聲。媽的,他覺得自己今天有九十歲。
花得十分鐘讓自己完全清醒,小心翼翼的下床,他發現自己還穿著昨天的髒衣服,他嘆口氣,知道今天自己得要面對的可不是小問題。
抓著浴袍走進浴室裡,他幫自己放了一個浴盆的熱水,舒舒服服的泡進去舒緩肌肉,順便在腦子裡順一次知會面對騰蛇時的應對方式。
唉,他知道自己這次有點過分了。

但這也不能完全怪罪他吧!騰蛇這個浪漫過頭的男人,什麼時候才會覺悟帥昭民就是個浪漫不起來的人?他不嘲笑浪漫已經很夠意思了。
把自己整個人浸在水哩,連頭頂都沒露出來,憋了一會兒氣,才鑽出水面趴在浴缸邊緣喘氣。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騰蛇趕到酒吧時,混戰尚未結束。
他站在門板搖搖欲墜的大門口,看著裡頭的慘況,微微按住了胸口。
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酒吧被拆,以前年少時她處理過幾個場子,敵對的家族上門尋仇時,免不了毀掉一兩家店。
只不過那通常是兩隊人馬,而不會只出自兩個人的手,或腳,或......

一張毀了大半的高腳椅迎面砸來,騰蛇退了一步,閃過傷害,冷淡地看著椅子在自己鞋尖前摔個粉碎,徹底不再是一張椅子。
哀叫、勸阻、驚惶的慘叫同時湧向他,向來冷靜幹練的經理是第一個發現他的人,帶著高高腫起的左臉頰,跟累積了一輩子的驚惶失措,朝騰蛇奔來。
「老闆!」他粗嘎的尖叫。「我們阻擋不了!」
嚴格說,要阻擋是可以,但其中一個施暴者是老闆的愛人,這導致他們無法動用比較「不合法」的行為,只能苦澀的累積自己身上的傷痕。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日光室是帥昭民喜歡的地方,地上是草地,還帶著水氣,三面落地玻璃窗,天花板上也開了四扇大天窗。
夏天時,白色的遮陽布簾垂掛在天窗下,和幾株一人高的盆栽互相錯落。
日光室裡擺著成套的藤製座椅組,及一張矮茶几。茶几正面是彩色玻璃拼畫,出自饕餮的手。
據說是送給騰蛇的生日禮物。

把從冰箱裡順出來的冷飲及杯子放在茶几上,帥昭民把自己扔在單人座椅上,翹起長腿,腳尖搖晃著。
「隨便坐。」對柯爾揮揮手。
「謝謝。」柯爾斯斯文文在帥昭民對面的兩人椅落座,動手把兩個杯子斟滿冷飲,其中一杯推向帥昭民,自己才拿起另一杯啜飲。
鏡片後的黑眸犀利的盯著柯爾每個動作,把瘦弱的男人看得手足無措,差點被嘴裡的飲料嗆著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的人,重

 

有的人,重

 

有的人,不但重也重

 

維繫家庭的好方法,除了抓緊愛人的胃,還要記得抓緊愛人的小OO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睡了?」帥昭民走近他。
「嗯,睡了。」騰蛇平淡的回應,從他身邊走開。
「等一下!」帥昭民一把扯住騰蛇的手臂。「我、我打算跟柯爾在書房裡聊點事,你要......你要一起嗎?」
直到這時候,帥昭民才驚覺一件事,他今天跟騰蛇竟然超過兩小時沒正面說到話了。明明就在身邊,一起走路去餐廳,一起用餐,再一起回家......而他的言詞,蒼白的連自己的覺得討厭。

「聊什麼?」騰蛇維持著離開的動作沒有改變,僅僅側過頭看著帥昭民。
「他的心事吧......」帥昭民嘆口氣。「他畢竟是我的朋友。」
「還是你重要的初戀情人。」騰蛇帶著笑補充,讓帥昭民不爽的皺眉。
「才不是初戀!是第一任。」帥昭民乍舌,鬆開了手。「不要對我鬧脾氣,有什麼不高興你直接說。」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後,帥昭民還是不知道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到不是柯爾有勇氣繼續顧左右而言他,帥昭民肯定把他屈打成招的,藉機報仇把人打得再起不能也可能。
也不是帥昭民或騰蛇突然怕起來出言阻止,更不是他們兩個人又點燃幼稚的戰火,面對問題解決問題是帥昭民的座右銘。
只要這個問題不是兩個十五歲的少年。

是的,就在柯爾準備說出昨晚的全部經過時,雙胞胎一起出現在房門外,探頭探腦地問:「爸爸,騰蛇叔叔,我們好餓了,還不出去吃飯嗎?」
青春期的少年經不起餓,騰蛇這時才想起自己上樓來的任務是什麼。從露營地回來,恰巧接近午餐時間,他原本想下廚做點簡單的食物,但雙胞胎表示想吃格瑪尼特的披薩,騰蛇當然不會拒絕。
原本打算直接出門,騰蛇卻發現帥昭民的外套跟鞋子隨意散放,擔心戀人是否昨天喝過頭今天宿醉難受,他才上樓來探望一下。

每一場抓姦在床都有一個體貼的開頭。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帥昭民一清醒,就發現大事不妙了。
首先,他在家裡的臥房裡醒來,這看似理所當然的狀況背後,不應該有個「昨天報備過要外宿」的前提。
其次,睡在他身邊的人,並不是理應在的那個人,反而是個一頭金毛的白斬雞。
最後,他跟白斬雞都是裸的。全裸的。
於是,下一步他該怎麼辦?這大概是帥昭民生平第一次大腦當機,抓著棉被像個破處的小少年,滿身冷汗的盯著對方的下半身,想著:靠,毛真他媽亂。

接著,可能五分鐘可能十分中,帥昭民現在失去時間觀,他才突然驚醒似的,用力把被白斬雞壓住的被子扯出來,帶著憤怒跟不知所措,狠狠的砸在那身白肉上,擋住礙眼的部位。
幹!毛也不知道修一下,有沒有禮貌啊!
與此同時,房間的門打開了,向來自信滿滿、無所畏懼的男人猛的抽了下肩,臉色慘白動作僵硬得朝房門看去,果不其然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