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1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到噗浪找唷,可打關鍵字tag
  • 請輸入密碼:

「阿、阿白!」安樂業從椅子上跳起來,慌慌張張的轉身還差點被椅子絆倒,萬百草連忙伸手扶了他一把。

「你怎麼會……」在看清楚他不正常的膚色後,萬百草在他臉上摸了一把,皺眉:「你的臉怎麼這麼冰?」

臉頰上的溫度滾燙的像火焰,安樂業忍著不要貼上去磨蹭,緊張的咬著嘴唇笑笑:「我、我也還好……沒有、沒有很冰啦……大概是我天生體溫低……唉,你別瞪我……」

「安先生在店外頭站了很久。」老闆倒是很愉悅的向萬百草告狀。

「站在店外?」萬百草眉心又打了個摺。「為什麼站在店外?你不是去採訪另一家餐廳嗎?解語沒帶你去搭車?」

連三個問題,問得安樂業腦袋越垂越低,雙手都快扭成麻花了。

「樂樂?」六年前萬百草不會逼問答案,但六年後萬百草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這個嘛……哈啾!」西裝下的肩膀抖了抖,接二連三的噴嚏了幾聲,鼻尖、眼尾、耳垂都紅了。「抱歉……我……哈啾!」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安樂業曾經在腦子裡描繪過很多次與萬百草重逢的場景,也許是在某間餐廳,他正在吃飯,而萬百草推開了餐廳的門。

一開始,萬百草不會注意到他,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躲在角落的位置。

接著萬百草開始尋找座位,他會慢慢得依次環視店內的座位一圈,最後發現在角落裡的他。

他會很得意的看著萬百草臉上訝異的表情,跟他打招呼,並邀請他共桌,然後重拾友誼。

多麼美好的願景,沙盤演練過七百種狀況後──安樂業真有本筆記本專門寫這些演練──這絕對是最合理的場景,也最適合他們,一飯泯恩仇。

但,為何這七百種狀況就是沒算到今天呢?

他張著嘴,一臉愚蠢,瞪大雙眼,金魚一樣看著眼前的男人。

那是一張,讓他魂牽夢影,一個小時前還在捷運上夢到的臉。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當採紅菱的音樂聲響起的時候,半個車廂的人都露出訝異的表情,不少人左右張望尋找音樂來源,包括坐在靠窗坐位上打瞌睡的男子。

他被受驚嚇般從椅子上彈起來,慌亂的左右張望,發現自己正在捷運車廂裡,左右前後都有人朝自己看來後,男子脹紅了臉,搔著臉頰跌回坐位上,喘了一口氣。

他突然察覺音樂聲沒停,猛的繃起肩膀。

終於想起來似的,他打開手上的提包,埋頭往裡翻了翻,抓出一隻手機,音樂被停下了。

「喂?」

『抱歉,我打擾你了嗎?』電話那頭的人彷彿也吃了一驚,輕聲道著歉。

「啊,學妹啊……」

『學妹?』那端,噗嗤一聲笑了:『你多久沒叫我學妹了,小安,你剛在打瞌睡嗎?』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河濱公園離兩人的住所,騎腳踏車前往是最方便的,距離也不遠,大概才15分鐘左右。
萬百草沒有腳踏車,於是安樂業騎著車跑來按門鈴。
門一開就看到了個有點大的野餐籃,萬百草提得很吃力,俊秀的臉浮上一片紅,安樂業忍不住掀起蓋子往裡面張望了下。
食物一盒盒的疊在一起,看不出有幾盒,一個大的保溫瓶,跟他們合資買的那個小的保溫瓶。

要安樂業取捨,他是辦不到的,但讓萬百草提著,他又覺得不好意思。
「阿白,還是我提吧?」二話不說,就把野餐籃搶過來。
萬百草看似要拒絕,但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笑著點點頭。
騎車,恐怕會不穩,兩人商量了下,決定由萬百草推著腳踏車走,安樂業提著野餐籃,一路散步去河濱公園。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畢業典禮第二天,剛好是個假日,安樂業可能因為初吻的關係,整個人樂陶陶的,就算跟在萬百草身邊巴著吃飯吃點心,卻顯得心不在焉,美食似乎消失了一部分吸引力,像個落寞的失寵美人。
萬百草沒有點破,冷眼旁觀一切,但在第四次發現安樂業摸著嘴唇沒來由的偷笑後,他知道自己的承受力到極限了。
「樂樂。」
「嗯?」安樂業愣愣的應了聲,茫然的看著萬百草。
「你接下來專心在家讀書吧,午餐晚餐我會弄成便當送去你家。」眼不見心不煩,更別說萬百草依然無法從解語那毫不客氣的建議中,做出決定。
當對像是安樂業,萬百草覺得自己什麼也不敢賭了。
「不用吧,你多麻煩,我早上到你家讀書,晚上再回家睡就好了。電費我會跟你分的,不用擔心啦。」安樂業端正起坐姿,大概也發覺自己剛剛的行為有點丟臉,雙頰微紅。
淡淡看著他片刻,萬百草點點頭,同意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白,我好像沒有女朋友了。」回到教室,安樂業拉著好友躲到後面走廊,邀功似的說。
「嗯?」萬百草眨眨眼,懷疑自己聽錯了。
「唉喔,總之就是,我可能會跟學妹分手了。」少年看來一點也不困擾,反倒是聽到消息的萬百草心頭微微抽了抽。
「為什麼?」
「就,女生好煩喔。」抱怨。

「怎麼說?」萬百草其實一直知道,安樂業根本就是個尚未明白愛情的小鬼,會跟學妹交往,也是順勢而為吧。
但,他不認為學妹會輕易放手,十六七歲的少女,對情愛已經明白也憧憬,比同年齡的男孩成熟得多。
他今天故意做了水晶皮凍給學妹,只是一點小小的壞心眼罷了,根本也沒期望會有什麼作用……頂多就是,戳戳學妹的自尊跟自信而已。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學長今天心情看起來很好,昨天跟萬學長談過了嗎?」看著滿面春風的安樂業差不多嗑完整個便當時,學妹才開口。
「啊,很明顯嗎?」安樂業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
「嗯。」點點頭,學妹看來食慾不振,便當還剩了大半。「學長願意幫我吃嗎?」
安樂業當然不會拒絕。
雖然比起萬百草,學妹的手藝沒那麼好,但也足夠令人回味再三了。
「學長喜歡今天的菜色嗎?」學妹支著圓潤小巧的下巴,柔情似水的眼眸直盯著他。
「我喜歡這個雞肉捲蘆筍,學妹你的手藝真的很好,雞肉不會太老,蘆筍也不會太生,口感很舒服。」安樂業帶著笑讚美,不自覺露出一些討好的味道。
學妹當然聽出來了,但卻只回以微笑,續問:「三色蛋好吃嗎?我第一次做,怕沒做好。」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人約好在夜市左邊入口第一家的炸魷魚攤子外碰面,便先各自回家放書包梳洗一番。

等兩人會合時,離放學已經一個小時,連萬百草都餓得肚子打鼓。

他稍微晚了點才到,遠遠的就看見了安樂業無聊等待的身影,正低著頭,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那是個正巧在街燈下的位置,昏黃的光線朦朦朧朧的散落,在黑夜裡是那樣麼明顯。

萬百草輕輕抽口氣,停在紅綠燈的另一邊,看著安樂業好久。

大概是等煩了,安樂業抬起頭滿臉無聊的東張西望,很快便注意到與自己隔了一個路口的萬百草。

一抹開心的笑容在少年臉上綻開,歡快的舉手對好友搖晃。

心口說不出是抽痛還是悸動,萬百草沒有回應好友的熱情,反倒錯開視線,趕在最後十秒衝過馬路。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一晚睡得早,加上「運動」過後的放鬆,安樂業睡得極好,一覺到天明,早上五點剛過半就神清氣爽的醒了。

抱著涼被在床上翻了兩圈,空氣裡還殘留著冷氣的涼爽,電風扇喀答喀答左搖右擺,房裡全然沒有夏天的過度躁熱。

想到昨晚的事,少年把臉埋在被子裡悶悶的笑,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好得想唱歌。

又滾了兩圈,確定自己沒有睡回籠覺的打算了,安樂業才翻身下床。

看看時間,才五點四十分,離萬百草起床的時間大概還有二十分鐘。

每天帶便當的萬百草都是早起做便當的,偶爾住下來,安樂業都會趁機偷點菜吃。

舔舔唇,好像還殘留著些許兩人的味道。

安樂業沒發現自己哼著歌,腳步輕盈的進浴室梳洗完畢,一個念頭閃過腦海。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告子曰:

 

對安樂業來說

 

食=萬百草

                       色=萬百草

                                                           性......好像還是=萬百草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離開蓮淨,其實並不難。孟大爺的船就在水道上,甚至沒有任何守兵,守著水閘的女兵看見他們也沒說什麼,沉默地打開閘門讓他們離開。

    「蓮淨要降了嗎?」一口氣憋在心哩,常碩風忍不住還是問了。

    「殿下請不用擔心,這條水路令狐隗並不知道,順著水道走能到達盧陵鎮,請小心。」守兵沒有回答常碩風的問題,露出的眼眸冷靜只有淡淡的紅彩。

    「蓮舟將軍辛苦了。」平東柳靜靜地微笑,用空洞的眼對著守兵,明明什麼也沒有,卻讓人不敢瞧躲開去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便當預告~~~~

 

 

    離開蓮淨之後能去哪裡?這是一個直得深思的問題。浮城太遠,平東柳也明白的告訴常碩風,這半年到不了浮城。

    那是否要去肅城呢?太傅一直沒有消息,對於肅城現下的狀況誰也說不準,連采藝藍是否真在肅城也無法確知。

    「去采謠吧。」靠在常碩風懷中,平東柳歪著頭思考了片刻,下了決定。「至少得要先有兵,采謠的殘兵還有三千。」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著蒼白得在月色下泛青的臉龐,眼下有淡淡的黑影,顯得異常憔悴,左臉頰上也還留著被打過後的腫脹傷痕。

    從令狐軍營回來後,平東柳就睡了。儘管蹙著眉,薄唇也不安地緊抿,呼吸顯得太過輕淺混亂,但卻一直沒醒來。

    帶繭的指輕畫過冰涼的肌膚,勾到一束髮,慢慢纏繞在指上,心也跟著莫名扭了起來。

    為何他會說出那句話?看著平東柳不安的睡顏,常碩風也陷入自己思緒裡。為何她會說出那句話?他明知道自己誰也救不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雪白的城牆,在夜裡顯得異常顯眼,特別是牆上的蓮花雕飾,白天並不特別明顯,夜裡就微微的沁出一些光采,像活生生的蓮花一般浮現出來。

    偶爾穿著白蓮戰甲的女兵會從城牆上走過,小心翼翼地往下頭圍成的黑甲軍對偷望,低聲交談幾句,繼續巡邏。

    接著,是一個靈巧的影子,並非穿著戰甲,纖細的身型手上拿著常常的弓,在夜色中安安靜靜的貼著牆垣走動,不停往下張望。

    夜裡的令狐軍營也靜悄悄的,只剩下守夜的護衛,偶爾走過時才聽件戰甲碰撞的聲音。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下含虐身

無法接受請勿進入OTZ


我對自己寫出這種東西深深感到絕望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蓮淨先前的奇襲,成功守住了城,也重創了令狐隗的軍隊。但被惹火的令狐隗並沒有撤軍,還剩下不少的黑甲軍,包圍了蓮淨。

    商旅當然不可能再進城,水道閘門也都封住了,白色的城牆在強光下,耀眼的令人無法直視。

    雖然是貿易大城,蓮淨卻不是一塊肥沃的土地,因為水到佔去一半,另一半的陸地住人就差不多了,勉強稱得上作物的,大概只有菱角跟蓮藕。

    可惜現在的時節,這兩樣東西還不到成熟的時候。若沒有援軍,蓮淨就只剩下投降或是背水一站兩條路可以走。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再瞧什麼嗎?」平滑如絲的聲音,不特別高昂,也不特別顯眼,但卻覺得很雍容華貴。

    年約七八歲的的孩子回頭,清秀的小臉白皙中帶著嫩紅,在枝椏間散下的,帶著微綠的金色陽光下,粉嫩得吹彈可破。

    「您是哪一位?」軟嫩的童音跟化在嘴裡的糖一樣,儘管年紀還小,卻有禮得讓人驚訝。

    「回太子話,小人令狐燾煦。」少年的的臉瞧起來還帶著稚氣,身形卻已經像青年壯碩結實,彎著眼笑咪咪的,跟一身鎧甲的肅殺完全不同。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年近半百,卻像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這太丟臉了……手上有自己射出的白液,已經失去了溫度有些黏黏的,太傅跪在窗下,身體有著高潮過後的痠軟,很陌生的感覺。

    他這輩子恪守聖賢書上所寫的,別說是女色了,他連自瀆的經驗都很少,一來是沒時間心思,二來總覺得骯髒不潔。人之所以為人而不是畜生禽獸,就是不會只懂得淫穢享樂……他不但偷瞧了他人的雲雨情事,還在窗外自瀆……

    怎麼會這樣!

    「我就說窗外有人。」懶洋洋帶點嘶啞,透著不懷好意笑聲的輕語,從太傅頭頂上傳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到噗浪找唷,可打關鍵字tag
  • 請輸入密碼: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