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2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真要說,蓮舟將軍的計謀並不複雜,反而非常單純,然而效果卻是出人意料的好。

    「既然大夥兒都想要蓮淨......」打個哈欠,美人揉揉眼昏昏欲睡地道:「那就讓他們要好了。」

    計策是這樣的:東柳碩風兩人到達蓮淨之前,令狐的人馬及昕國五皇子的人馬,就已經在不到五十里外的路上了。

    儘管令狐燾煦有意在不傷到蓮淨價值的狀況下取下蓮淨,但若遇到抵抗也下令狠心屠城。特別是對蓮舟一族的人,絕對不能留下半點活口。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呼蘭還是緊緊抓著孟大爺不放,雖跨上了青竹小道,另一隻腳卻怎麼也沒法子移開小舟,鐵塔一樣的身子抖呀抖的,孟大爺也跟著抖的眼花。

    「呼、呼蘭大人......」咬著牙,孟大爺實在是被抓得頭皮發麻,疼得不行,他可是個細皮嫩肉的商人,連跌倒都有人搶在前頭當肉墊的。

    「對對對對、對不住......」抓著孟大爺的手勁稍稍移去了一點,但還是抖個不停,瞪得眼珠快滾出來的大眼,直盯著涼亭裡懶洋洋縮在軟枕間喝茶的美人將軍。

    「呼蘭大人,請下船。」清統領在一旁顯然有些看不過去,怎麼瞧都像是一頭巨熊在施暴。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進水閘門,兩側各站了四個衛兵,身材纖細但是高挑,身上穿著雪白色的戰甲,大半張臉則被面巾蒙住,只露出一雙眼眸。

    青年小小的吹了聲口哨,最接近他們的女兵立刻投來嚴厲的視線:「哪裡來的?」

    另一邊商船上的人也跟著瞧過來,青年覺得自己瞧見了憐憫的眼光,只是毫不在意地笑笑,推推身邊的孟大爺:「老爺,姑娘將軍在問了。」

    另一邊,裹著白色披風的青年出發細細的笑聲,稍稍往後退到了高大的巨漢身後。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蓮淨城湖多水道多,平地都偏低窪,幾乎沒有高地,居民多數也以水道為主要的交通方式,人人家門前一般就是水道,夏季荷花盛開的時候,一片醉人的翠綠嫣紅。

    除了蓮花以外,大多數還種植了菱角,少數的丘陵則種滿了能榨出染料的植物。

    蓮淨的女人都做了一手好刺繡,也都能將布染出特殊漂亮的顏色,質地細緻、花樣精美,觸手的感覺像流水一樣,一匹素色的錦緞就足以賣上一碇銀。

    即便當前謹國烽火連天,為了蓮淨的織錦、綢緞而甘冒大險的船隻依然絡繹不絕。這十天的路程不但半點也不寂寞,也許還有點擁擠吵雜。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船是他的、酒是他的、錦被是他的,大概這兒沒什麼東西不是他的,偏偏用的人卻不是他,身為主人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東西被一個下流低賤,偷人東西還大辣辣用給主人瞧的痞子皇子。

    虧他還是整個昕國,不!可以說是全天下屬一屬二的大商賈,年紀輕輕已經生意滿天下,凡是能賺錢的生意他沒有不插一手的。

    小至柴米油鹽、大至珍禽異獸船兵火藥,單純如青蔥白菜、複雜如性命交關,全都是他的財庫。

    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這樣一天,被五花大綁在自己的船裡,還被當成銀子使用!這群窮酸的盜匪!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就算僅有四個人,依然兵分兩路。太傅先一步離開,臨走前語重心長的對著平東柳交代:「太子,請您無論如何要保重,謹國的血脈只剩您了,千萬不能有任何不測。」

    「請安心,要是有敵人,小爺我會記得擋在你的太子面前。」一旁的常碩風笑嘻嘻地應道,他怎麼會不明白太傅的弦外之音?雖說東柳要讓他當上昕的王,但對太傅及呼蘭而言,復興謹才是最重要的吧!

    溫和的笑了笑,平東柳沒有說話,只淡淡地睞了他眼。

    直到太傅離去,才靠近他,細細嘆口氣:「碩風,別兒戲。」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去蓮淨,有兩條路能走。一條是走經由肅城的陸路,另一條則是直接由綠江而行的水路。

    「水路方便或是陸路方便?」搖晃著酒杯,很久沒能喝道鹿城來的貢酒,帶點熱辣的琥珀色酒夜滑過喉頭,常碩風滿足地嘆口氣。

    他都快忘了這酒的滋味了,以前陪著母親住在冷宮裡的時候,逢年過節都能喝上一小杯。那時候他年紀還小,母親總是對了水讓他喝,一瞧他嗆咳就愛憐的摟著他拍撫。

    那時後的母親很溫柔,會換用甜美的聲音喚著他的名字,唱歌給他聽。大概就是因為這樣,他從此之後嗜酒如命啊!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身相許?怎麼許?

    看著仰望自己,有著謹國人特有的無暇雪膚、淺色髮絲,就算是落難還是一副燒不開的溫水似的貴公子。如果這就是所謂「太子」的派頭,那他這些兄弟還沒有一個夠人格稱得上「太子」。

    「九皇子?」看來他今天不給個答案是不行了,為什麼這麼堅持?又為什麼找他?

    「碩風。」他搔搔未束的髮,身旁的少女們嘻嘻鬧鬧,幾隻白嫩的柔荑跟著過來撥動他的髮:「好啦!別玩鬧了,讓孟大爺知曉我好好的護院不幹又喝了他一罈酒,就沒下回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九皇子的住所,在城東。昕人以南面為尊,皇城理所當然是健在南面,中央大道將京畿分東西,多數居民住在城西,大臣富賈等聚集的位置也在城西的雨聽大街上。至於城東,多數是流動的小販市集,以及花街賭場等等地方,住的多是三教九流的人。

    堂堂皇子,會居住在城東,老實說他是吃了一驚。

    「太子,呼蘭說別找這個九皇子?怪沒福氣的!」高壯得跟鐵塔一樣的男人就算努力壓低聲音,還是震得人耳朵發麻。

    街上的人全都抬眼望了過來,一對上呼蘭賁孟瞠大的眼眸,都不由自主又縮了回去。光看外表,巨漢確實給人兇猛的感覺,像一隻闖進市集裡的大熊,一揮手就足以打爛人的腦袋似的。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天與地交界的地方,漫起一片黃沙。

    時序近夏,從城樓往外瞧,遠方是一片霧似的綠,與淨藍的天際交接。黃沙很快被風吹去,浪般的銀光在天地交縫間閃耀,越來越近。

    黃旗搖盪、號角的聲音撕扯的熱風,一整遍銀光漫天蓋地而來,城樓上的男人小小的勾了下唇角。

    「稟將軍!探子來報,是昕國太子。」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昕王有很多妃子,後宮佳麗三千不止,直逼唐明皇的四萬人。理所當然,兒女也多的連他自個兒都數不清楚到底有多少。

  最鍾愛的理所當然是太子。

  既然有最鍾愛,也就會有最不在意甚至厭惡的兒子。「二十年......」

  輕輕一笑,他舉起酒杯,一口喝乾美酒。唇齒之間都留有濃郁的酒香,他滿足地嗝了聲。身為父皇最厭惡的兒子,竟然也過了二十年歲月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十年......」他彎起苦笑,急促的步伐在他回首的時候,踉蹌了下幾乎摔倒。

    身旁的侍衛緊握著他的手臂,指尖幾乎要貫穿過去一般,像五根木樁釘在肉裡。很疼,可是比不上鞋裡尖銳的碎石,狠狠的刮磨腳底,扎著肉隱約流淌著黏稠的濕意。

    那不在是他的腳,只是動著像在夢中,他往前又跑又跌,卻不知道為何自己能這麼做。也許等等,他會瞧見,有一雙曾經是他的腳,遠遠的拋下他跑遠。

    「太子,別回頭了。」侍衛又用力抓了一把,硬拖著他的身體狂奔。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哈,雖然只有咬,但還是防爆唷

玩弄兩個少年太愉快了XDDD

一樣請大家務必低調

 

 

每一場意外,都來自一次不小心。這大概是這個晚上最佳的註解。
安樂業愉快的洗完澡,人清醒了許多。
套上了置衣架上的睡衣,每次住萬百草家,都是那幾件衣服輪著穿。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解語的畏懼是從何而來,安樂業自己都搞不清楚。大概是那張嘴巴太狠毒了,隨便哼一聲,都像磨利的針一般往安樂業的神經上戳。

儘管如此,安樂業站在餐桌前,看看已上桌的解語,再轉頭看看拉著自己的萬百草,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再解語身邊落坐。

無論如何他都不要再看到萬百草跟解語放閃,夾菜什麼的絕對不允許!最好連呼吸的空氣都隔開,哼!

對於他的舉動,解語倒是沒啥反應,自顧自的接過萬百草遞來的飯碗,怡然自得的吃將開來。

安樂業雖然怕解語又毒舌自己,但這樣毫無反應,他又莫名的不愉快,偷偷瞪了少女一眼,心不在焉的扒了幾口飯,一反常態的沒夾菜。

「樂樂,吃點菜。」發覺他的異常,萬百草貼心往他碗裡夾菜:「解媽媽的東坡肉是你喜歡的味道,偏甜不會太鹹,肥肉是逼過油的,不膩又有彈性,好吃嗎?」

食物在安樂業眼前是存在不了太久的,萬百草邊介紹,安樂業已經把晚裡的東坡肉給吃完了,滿臉陶醉的舔著嘴唇。

「好好吃喔……我還要!」雖然這肉是解語帶來的,但安樂業對美食向來一視同仁,胸襟寬大。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