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4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李助教假日喜歡睡到下午一點,因為他前一晚會因為魔獸直到清晨五六點才睡。

  鬧鐘沒有特別定時,肚子夠餓的時候就會自然醒來。但偶爾因為打電動時嗑了太多消夜,也許四點多才會醒來。

  反正是假日,百無禁忌的。

  原則上。

  李助教剛睡醒的時候有起床氣,不是很嚴重,只是會變得很遲鈍,非常容易一不留心就開始抱怨。

  從張開眼睛到清醒,大概要花上十五分鐘緩衝。但既然是平靜的日常生活,不是在戰爭或狩獵中,那其實也無所謂。

  於是,李助教在下午三點半的時候,因為肚子餓醒來,並在床邊呆坐了十五分鐘,直到手機響起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這段偏短,不過我想把H獨立出來比較好標防爆頁~~

欸嘿,是的,這是防抱頁

請低調唷~~~~

 

 

 


  這該說是強行擄人還是激情難抑?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系辦的五阿哥與咖啡之亂(由吳助教起名)由巨龍畫下句點,小大一端走咖啡後就不回來了,倒是中庭水池的鴨子得了圓形禿。

  兩天後的下午,吳助教很無聊。

  她今天剛好沒有課,考卷也改完了、行政工作也沒有急件、小考題目也出完,連研究大綱都通過了。

  非常無聊。

  於是吳助教從資料櫃後的小世界走出來,在好不容易收假上班的李助教前面坐下,啟朱唇發皓齒,軟噥地嘆了一口氣。

  「學弟,學姐好無聊唷。」

  「嗯。」累積了一天多的工作,李助教很忙。

  「李昱,念詩吧。」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昱!李昱呢?」

  「藍老師,您要不要喝杯咖啡?這個咖啡壺是學生昨天特別買下的。」

  「兩顆奶球不加糖。」藍教授拉開李助教辦公桌前的椅子坐下。

  「是的!學生這就去替老師您準備!」方助教心花怒放地哼歌。

  「那麼,學姐也有份嗎?」隨著呵呵呵的輕笑,以及濃郁但宜人的薰香味,吳助教輕移蓮步進了系辦。

  「學姊......」方助教垮下唇角。

  「半杯牛奶跟兩包糖。」吳助教纖指輕點方助教的眉心,巧笑倩兮。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藍教授的購物速度很快。

  碰的一聲出門,碰的一聲進門,碰的一聲把購物袋摔在餐桌上,整個過程只花了10分鐘。

  黃色的水蜜桃罐頭喀叩喀叩滾出塑膠袋。

  「如何?」藍教授噴氣。

  「多謝老師。」李助教將水蜜桃扶正。

  「你說,裡面的湯汁要怎麼樣?」藍教授得意地揚起下巴,拿過水蜜桃。

  「太麻煩老師了。」李助教並不打算這麼急,他喝完了米粉湯後有些出汗,想先洗個澡。

  沒想到藍教授在這種時候的動作卻這麼快,李助教失策。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跟大家抱歉
這篇原文是打在BBS上的
所以有用BBS界面做了一點特效
但是搬上網頁後就沒有了
大家看了也許會有點奇怪
不好意思<0>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能繼續待下去了!

  小大一跳起來對著方助教深深鞠躬:「方學長,那個那個那那那個咳咳咳咳咳......我、我先走了。」

  咳嗽聲不是因為感冒,是因為方助教的臉越貼越近,小大一被嚇得嗆到。

  「學弟啊,你的票夾又掉了。」

  「咦啊欸?」小大一連忙往後面的口袋摸。

  「在那裡。」方助教指著水池裡。

  小雞溺水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助教的興趣是魔獸世界。

  雖然他是中文系的助教,但休閒時間並不會特別捧著書看。除非要提論文或者備課,然而讓他困擾的是,公會裡每個剛認識的人,一聽到他是中文系都會驚奇的「!!!!」

  他很想告訴大家,驚嘆號不能這樣用,不過表現力有時候勝過一切,他確確實實感受到對方的驚駭。

  是的,驚駭,不是驚訝。

  當那些人在看到他的等級跟裝備時,更是「!!!!!!」到天涯海角去了,也不知道回不回的來。

  再看到他的PK數之後,有半數的人會默默消失,直到下一次團練為止,很長一段時間都會躲著他,公會裡的好友就會傳來聊天告訴他「XXXX懷疑你是台幣戰士!靠!笑死我了!我他媽的以前也以為你是台幣戰士開外掛!幹!中文系不適應該連螞蟻都不殺嗎?」

  「我殺蟑螂。」李助教對著螢幕嘆氣。

  中文系助教、魔獸色70級血精靈聖騎士,穿史詩裝備,榮譽點數還算可以不會太難看,遇到心情不好的時候會突然砍經過的敵對種族,是很奇怪的組合嗎?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只是一個小大一。

  當初會考上中文系,其實是意外。填志願卡的時候,就這樣,不小心寫錯了一個號碼。想當初,他所希望的是學習美好的日本文學呀!

  事者已矣,往事可追。既來之則安之了,畢竟他對中文系的女生很有興趣呀!男生大概都會對中文系的女生充滿幻想吧!

  至少他那群好兄弟、爛兄弟,一聽到他失手考上中文系,都露出了欽羨的目光。

  的確,他可以大一的時候在中文系教個女朋友,然後大二轉系回夢想中的日文系,這樣現實世界裡有愛人,幻想世界裡有萌娘,人生還有比這個更加完美的嗎?

  沒有。

  因為他錯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文系有三個助教。

  在很奇妙的既定印象裡,中文系的女生應該都長髮飄逸、穿著長裙針織衫、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半夜裡跟鬼一樣。

  至於中文系的男生,一言以蔽之就是「娘」。堂堂男子漢大丈夫,怎麼可以花前月下、風花雪月,為了興農牛勝利而感動落淚,做出一首讚詞呢?簡直娘到讓人頭皮發麻。

  當然,大部分並不是這樣,中文系的女生也是會摳腳丫放屁打嗝,新生訓練的時候一樣把新生整到痛哭流涕恨不得重考一回,特別是說起鬼故事來......某長髮飄逸典型中文系美女,號稱系花級人物,外系追求者曾經踏破中文系門檻,堪稱傳奇的一位,最大的興趣是扮鬼嚇學弟妹。

  汝娘之!被嚇到心裡有陰影晚上不敢上廁所的小大一每年都會出現三四個。

  這個傳統並沒有因為美人畢業而結束,因為她太愛中文系,於是考了個碩士,取得學位後很開心的留校當助教。

  中文系的男生也並不是每個都風花雪月,會學賈寶玉那樣哄女生,心血來潮揮灑幾筆,蒼白瘦弱架著細框眼鏡,這到底是五四的文青還是搞不清楚狀況的古代人,就有待正解了。

  不過,在交女朋友上,中文系的男生因為「娘」,反而給人一種體貼的錯覺,比如某位換女朋友跟換襪子速度一樣快,泡女人跟泡泡麵一樣方便的學長,最高紀錄是同時與十二人交往,時間管理、行程掌控之完美,根本就是讀商業管理的料。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藍教授是個怪人。

  這是非常含蓄的說法,實際上藍教授根本不是人。

  中文系的教授絕大多數都不太正常,溫文儒雅或許有之、飄逸浪漫或許有之,但不可諱言通通有怪僻。比如甲教授,他所開的佛教發展史課程,一整個學期都在靜坐,用意念幻想自己脫胎換骨,經歷腐敗然後重生,聽說他就是這樣保持青春的。

  今年四十五,昨天被剛入學的新生稱呼為學長。

  又或者乙教授,開的是紅樓夢賞析,清秀古典美的麗人,從來都是穿著改良式清裝,長長的頭髮倌成髻,講話慢、走路慢、連發笑都比別人慢半拍(通常大家笑完兩分鐘後乙教授才笑),曾經上課上到一半突然走出教室,學林黛玉葬花去了。

  當然,沒有誰比藍教授奇怪就是了。

  學生們並不是很樂意修藍教授的課,然而他開的卻是必修的兩門:國學概要以及中國思想史,所以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躲不掉他的摧殘。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上噗浪找關鍵字tag唷
  • 請輸入密碼:


  「爸爸,我們可以先拆禮物嗎?」安迪探近半張臉,眨著大眼睛詢問。

  他正在為草莓蛋糕做最後的裝飾,騰蛇除非逼不得已絕對不吃瑟作的食物,像這種特殊節日,甚至看到巧克力還會跟他鬧脾氣。真是......他不討厭就是了。

  「不等騰蛇叔叔回來?」他對少年揚眉,其實早就已經在那可愛甜美的微笑下投降了,不過身為養育者,總要努力把守最後的界線。

  「騰蛇叔叔還沒有回來,都要吃飯了呢。」安德魯也探進腦袋,輕輕地對他噘了一下嘴。

  「好吧,只能拆一個。」提到時間,他就分神了,手裡的奶油噗!的一聲噴出來,沾了滿手甜膩。

  今天騰蛇完全沒有消息,昨天的電話裡確實說過要一起晚餐,晚年這種日子騰蛇也絕對不會缺席或遲到,對那個男人來說,這種闔家團圓的日子異常重要,他偶爾會因為背後的原因,微微的感到心疼。

  無論表面上多麼糟糕,行為舉止多幼稚,肚子裡百轉千折從來不曾把一件事明明白白說清楚,需要他想盡辦法猜測,謹慎地做出回應,只要不符合那傢伙的預期,回應的就是無與倫比的惡劣。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難得睡了一個好覺,他陷在被窩裡,瞬間就進入睡眠,不像幾天前須要靠喝點酒或牛奶幫助睡眠。

  當然,他是不會承認騰蛇打來的電話有那麼大的威力,他只是累了,累到連頭痛的力氣都沒有,哼!

  24號,他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也許努力一點可以趕上日期變換前跟家人吃蛋糕拆禮物;也許,他得麻煩瑟先替他買幾份禮物,希望騰蛇不要介意這件事;也許......

  當他再次有意識的時候,是管家拘謹的輕喚。「主人,有您的電話。」

  他迷迷糊糊從被子裡抬起頭,昨天一整夜他是睡在棉被外的,身上的西裝也沒有脫,腰被口袋裡的錶壓得又麻又痛。

  鏡片歪斜的視線裡,管家托著銀盤上頭是電話,他緩緩地推好眼鏡,咕噥:「誰?現在幾點?」

  腦袋還不夠清楚到懷疑,為什麼向來不打擾他,行事有分寸彷彿空氣一樣自然的管家,竟在他昏睡的時候吵醒他。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以為會看到滿目瘡痍,因為一個多月前他為了接秘書打來求救的電話離開廚房,放三個小鬼繼續將鬆餅烤好──他想,麵糊已經調好了,用的又是鬆餅機器,應該沒有問題才對。

  一個小時後他回到廚房卻被嚇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這輩子沒這麼口拙過,除了:「這......這、這是怎麼回是......這、這......」完全這不出所以然來。

  麵糊四散,黏糊糊的東沾一塊西沾一塊,桌上地上流理台上都好處理,為什麼會飛到天花板?連窗戶上都沾得黏糊糊,一大塊混著草莓巧克力醬顏色的麵糊,無力又可憐從玻璃窗上蜿蜒滑下......

  鬆餅機已經壞掉了,如果他再晚個半小時,整個廚房就會因為灑水器而泡在水裡。

  不過就是鬆餅......驚訝過後,他發現自己跌坐在廚房門邊,雙胞胎好無辜地眨著碧綠色大眼睛看他,騰蛇則將咳著黑煙的松餅機當著他的面,沒事人一般扔進垃圾筒裡。

  那天當然是沒有鬆餅吃,回過神後他氣到極點,一個一個抓到眼前教訓。當然,他捨不得打雙胞胎手心,只好揍得騰蛇黑了一個眼圈,他自己身上也被招呼了兩三塊瘀青,雙胞胎則被罰寫「饕餮」這兩個字兩百次。

  他第一次,這麼喜歡那條毛毛蟲!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一個全部......他感覺到自己的大腦在抽搐,繼續往下深掘肯定不是「災難」就可以代表。

  必要的時候還是先裝死,等他有力氣了再決定要怎麼處置一切。當然,痛毆一頓是必要的,但不能在孩子面前痛毆,他現在打人可能也不太痛了,該先排個時間上健身房練練身體,再去打打沙包抓回當年練拳擊的感覺,這次一定要讓那條爛蛇知道什麼叫做怕!

  他總是在「技術性撤退」。

  雙胞胎蹦蹦跳跳的一人牽著他一隻手,很乖巧的完全不再提到任何血漿的話題,只是用碧綠色的眼睛無辜可愛地看著他,帶著微笑。

  「晚上想吃什麼?」騰蛇似乎說過今天晚上得去參加一場聚會,算算時間他知道那指的是布列尼家的活動。

  「炒飯跟沙拉。」兄弟倆異口同聲。

  「這樣就好了?」他最近很忙,幾乎都沒有幫孩子做飯了,也許今天可以多弄一些孩子喜歡的食物。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年,他都必須為了雙胞胎去一趟學校。不是年中活動或者母姐會之類的行程,從二年級開始吧。

  最近似乎變成半年就會被請去一次了......嘆口氣,他很努力要思索自己的教育到底哪裡出問題了。然後忍不住罵了聲幹!因為陪雙胞胎最多的不是他,而是那個很閒的大學教授。

  媽的,早知道在領養了那兩個孩子之後就應該把那條該死的蛇隔離在半個地球之外。

  在事務所接到的那通電話,是雙胞胎今年的導師,一個剛從學校畢業不久的年輕女老師,似乎已經慌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幾乎在電話裡對他哭訴。

  於是他告訴那位女老師,兩個小時候會去學校接孩子回家,他們可以在那時候好好談談發生了什麼事。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他會站在學校外面看著大門嘆氣。

  「帥先生!」女老師就等在門口,一看到他就發出尖叫。「太好了!你來了!請跟我來!」

  「魯修特小姐。」他點點頭,才靠近就被女老師拽著手往裡面拖。「請問......」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今天心情很糟。

  不是起床氣,也不是沒睡好,更不是身邊那個還在睡夢中的男人對他做了什麼......或者什麼也沒做。

  總之,結論就是他心情很糟。

  洗完臉後,看著鏡子裡模糊的倒影,他覺得心情更不好了。在義大利住了10年,他越來越像一隻該死的白斬雞,從母親遺傳來的奶油色膚色,他媽的越來越「吹彈可破」──這是某個渾蛋男人昨天晚上睡前說的。

  當然,「他媽的」的這三個字是他加上去的註解。

  對一個46歲的男人來說,這不是讚美。就算是對一個17歲的少年來說,也絕對不是該死的讚美,幹!義大利的陽光他媽的為什麼曬不黑?

  因為他幾乎沒有時間曬太陽......對著鏡子吐出一口氣,他隨意抹掉臉上的水珠後架上眼鏡。

  自從由北義搬到南義後,他越來越沒有時間去做點健康的戶外運動,一來是事務所的業績蒸蒸日上到他曾經一整個禮拜沒辦法回家,二來照顧三個小鬼消磨掉他所有的精力。

  無趣地低頭巡視自己身上的肌肉,曾經結實的線條現在雖然不至於鬆垮垮,但是也變得乾巴巴了,軟塌塌的觸感一點也不好,至少他很討厭。

  腹部上的肌肉也沒有了過去的俐落漂亮,也許再過個七八年會變成噁心的一團......靠,他真的老了。

  腰部,被一雙蜜金色的手臂環繞,他沒有任何驚訝的反應,只是捏了捏那條手臂上一如過往的結實肌肉。抬起頭後,在鏡子裡看到了一雙帶著微笑的紅棕色眼眸。

  「早安......」男人的聲音略微低啞,感覺還沒有完全醒來,模糊地含在嘴裡,貼上了他的臉頰。

  「早安。」他略微側過頭,好讓男人可以把臉枕在他頸窩。「今天有課?」

  「沒有。」哈欠了聲,男人開始啃他的頸側。「心情不好?」

  也許是剛睡醒的關係,男人講話沒有平常的壞心眼或討人厭,但啃得他很癢,心情多少好了一些。

  媽的,他也太好安撫了。

  「嗯。」點頭,他伸手搔著男人已經留到了腰際的微捲黑髮,浪漫的大波浪讓他愛不釋手。「聖誕假期要到了。」

  「今年我有空。」男人在他頸窩悶笑,去年這個時候他們分隔兩地,他甚至不小心目睹了讓人討厭的場面。

  「我可能沒空。」揮掉那不堪回憶的過往,靠!那條毛毛蟲的用餐禮儀他媽的要再訓練,七八個房間不用非得要在大門口傷他的眼嗎?

  他一個人也不過就他媽的兩隻手,要怎麼遮住五個孩子的眼睛?操!即使已經過了一年,他還是無法不記仇。

  「為什麼?」男人的聲音更加模糊,他知道這傢伙又開始鬧彆扭了。

  「不要在這種時候找我麻煩,沒空不是我自願的,要怪就怪為什麼有人非得要在25號前辦妥離婚。」扯了一下黑捲的髮,好不容易略略轉好的心情又低沉了。

  「還有呢?」

  「安德魯跟安迪的老師希望我在23號前抽時間出來,他有事情想跟我說。」

  「真是熱心教育的老師啊!」騰蛇似乎在悶笑,絲滑的聲音像蛇一樣,溜過他的神經末梢。

  「放心,沒有人會看上我這種中年人。」又白又鬆臉又臭,除了這條蛇誰要?至少從他的標準來看,這種中年男人率先就被劃掉。

  「還有呢?」騰蛇似乎很不以為然,但是沒有與他辯論。

  靠,見鬼了。

  「社區的義賣活動,去年我做的燒賣很受歡迎,皮耶太太希望我今年可以多做一點台灣的小點心義賣。」不過這條蛇能乖乖的不惹麻煩,他當然沒有意見。

  「還有呢?」還在他腰上的手開始不規矩,貼著腰側滑動。

  「你是想聽我繼續說,還是打算一大早在浴室上我?」他抓住騰蛇的手,然後被拉成十指交握。

  「讓我想想,你知道剛睡醒我的反應總會比較不靈巧......」靠!那下半身就不要亂蹭!挺個屁!

  「我很忙。」這絕對不是因為昨晚他主動求歡卻被拒絕的抱負,靠!他媽的絕對不是!他很忙,心情很糟......「不要頂!」

  「但是我想上你。」騰蛇抬起頭,笑嘻嘻地看著鏡子裡的他。

  「騰蛇‧布列尼,我剛說過我‧很‧忙。」他已經被夾在洗手台跟男人高大的身軀間動彈不得,後臀緊貼著微微彈動的堅硬條狀物......靠!

  「我以為那是選項。」騰蛇好整以暇的貼著他的身去,緩緩磨蹭著兩人的下半身,紅棕眼瞳舒服地瞇起。

  「什麼見鬼的選項?」他從來就不是一個禁慾的人,甚至可以說經常對性慾低頭──當對象是這條蛇的時候......白皙的頸子微微繃起,輕喘著。

  「聽你繼續說,或者上了你。」騰舌吻著他。「在這個浴室裡,洗手台前,站著。」

  「幹......」這到底算動詞還是形容詞?很有待商榷。

  「沒問題,恭敬不如從命,我不會讓你遲到的。」不管是什麼詞,對身後的男人來說都是一樣的。

  睡褲很輕易就被脫下,雙腿被寬厚的手掌分開,他不能說完全沒有期待。男人的手細長但有力,貼著大腿的肌肉搔癢般的撫觸,他往前趴倒在洗手台上。

  親吻、揉捏、先是手指,最後才是滾燙的性器,他在浴室裡發出尖細的叫喊呻吟,痛快地到達高潮......不只一次。

  當然,如果騰蛇的承諾能相信,母牛都會飛天,那天他到達事務所的時候,已經是過午的時候,腰酸背痛。

 


  委託人已經到了,穿著高級訂製服,一個坐在會客室的沙發左側,一個坐在右側,一看到他秘書露出了快哭出來的表情。

 

  「老闆,路易藍帝先生及夫人已經來了兩小時了。」看起來是令人生不如死的兩小時,他抱著歉意拍拍秘書的肩膀。

 

  「很抱歉我遲到了,但我以為跟他們的約定是一小時後?」所以他才沒有把纏著他不放的那條爛蛇打斷,幹!一連吃了他4個多小時,當他是充氣娃娃嗎?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