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幾天了?」男人的聲音有點嘶啞,但氣力還算十足。媽的,也難怪,都休養了三天半了,辛苦的可是他啊!

  「再十六個小時四天。」哼了聲,帥昭民挺起身,抓過床邊的鬧鐘,推到騰蛇眼前,幾乎要砸掉那個秀氣但高挺的鼻子。

  當然,他捨不得砸,真他媽的孬斃了!這傢伙,一醒來就笑得這麼欠揍是怎樣?當然,這絕對不是因為害羞而轉為憤怒,他才不會這麼無聊!

  「是嗎?」騰蛇動了下,似乎想坐起身體,帥昭民一伸手把人壓住。

  「幹嗎?你之前才剛挖出子彈而已,多躺幾天會死嗎?」他當然不敢太用力,無論他對這個男人有多不爽,在沒看到的時候可以多理智,只要一相處他就完蛋了。

  愛的比較多的那個人吃虧......這句話是哪裡看來的?忘了,卻在這時候很清楚的浮現在腦海裡。

  他到底是不是愛的比較多,這當然有帶商榷,不過他比較坦白直率倒是真的。這條蛇到現在也沒有真的對他表現是出麼戀人該有的行為,除了欺負費奇那一次。媽的,也不知道那次是真心話還是故意刺激費奇的!靠!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寬敞的房間是純阿拉伯風設計,沒有椅子、地上鋪著毛毯,色彩鮮豔亮眼但又不讓人覺得眼花撩亂,裝飾刺繡都是幾何圖樣,在高起來的像是床一樣的地方,還擺放著十幾個或大或小功能個異的靠枕,圍繞著一個二十多歲左右的男人。

  穿著阿拉伯長袍,頭巾規規矩矩的纏著,頭帶上的繡紋精美繁複但不顯得突出招搖,往下垂著一條飄帶,正被男人接近黑糖色彩的優雅手指把玩著。

  他姿態慵懶地靠在長形的靠枕上,曲起一條腿。因為背著光著關係,象牙白色的衣物被照射得浮現一層珍珠光暈。

  男人的樣貌俊挺中稍帶了點陰柔,特別是那雙墨黑的眼眸,有種很難形容的撩人──特別是現在正帶著顯然易見的熊熊怒火時。

  「你說,誰找本王子?」他瀟灑地將手被擱在曲起的膝蓋上,唇角帶著淺淺的微笑,瞇起眼瞪著跪在前面的僕人。

  「稟告太子,是吉瑟王子的好友,律師帥昭民先生。」

  「他找我?」哼了聲,俊美的臉龐稍稍扭曲,明顯得非常不樂意。「他不是失蹤了?哥哥跟他交往原本就是錯誤!為了一個低下的異教徒,竟然連自己的國家都不要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跟蟑螂一樣......帥昭民搔搔頭,在床邊坐下,看著睡得非常而且臉色紅潤的男人,突然覺得自己之前的擔心是白搭。

  真他媽的臉色紅潤得讓人生氣啊!幹!

  從娑羅的公寓被帶走,大約是兩天前左右的事情而已,在車上那位義大利紳士自我介紹時的英語毫無口音,而且是標準的英式英文,優雅得跟身分很不合。

  『帥先生,很抱歉我的家族給你添了這麼多麻煩。』這是開場白,將騰蛇安放在車上後,紳士轉頭對他微笑,從胸口的口袋抽出乾淨素雅的印花手帕,擦去額頭上完全看不出來的汗水。

  『的確是很多麻煩。』這種時候帥昭民已經沒有精神說場面話了,他真的非常不爽。

  無論那條蛇有多爛,個性有多彆扭,總是他的情人,就算要揍要扁要砍殺,也只有他可以動手才對,閒雜人等是他媽的湊什麼狗屁熱鬧!

  『請上車,朱雀的人已經快到了,為了安全起見我們車上聊吧!』儘管是溫和有禮的語氣,但帥昭民還是聽得出來言外之意......你最好配合點,別給我找麻煩。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好。」手中的濕意從掌心慢慢流出指縫,順著手背漫延向手腕,接著慢慢滴落......肌膚感覺到有點癢,心裡倒是莫名的很冷靜。

  這種時候緊張幾乎是沒有意義的。他不知道騰蛇是因為什麼原因受傷,也不確定傷得有多重,但至少意識是清楚的,代表沒有及時性的生命危險。

  現在與其慌張失措,為了騰蛇的傷難過,不如確實掌握狀況,要逃去哪裡?怎麼逃?如何療傷?

  雖然他現在他媽的想痛扁那個動手的渾蛋!幹!他完了,回不去台灣也就算了,他很快就要回不去平凡人的世界了!

  「沒什麼不好?」騰蛇哼哼的低笑,抓著帥昭民肩膀的手,微微用力。「沒有什麼不好嗎?」

  「他畢竟是你爺爺吧!你下手之後肯定會後悔,小鬼。」哼了聲,帥昭民拉著騰蛇的手橫過自己的肩膀,讓他可以依靠得舒服些。「娑羅呢?你不會告訴我要徒步逃亡吧?」

  「小鬼嗎......」騰蛇低低的像是嘆了口氣。「娑羅殿後讓我先離開,畢竟朱雀他要下手的對象是我。」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百般無聊地將起司屑完美的融在青醬後,那一鍋醬料,看起來簡直跟巫婆的鍋子沒兩樣,噗嚕噗嚕的滾動著,看起來沉重又黏稠。

  少女抓著從冰箱裡翻出來的食物,好奇地跑過來探頭探腦。「帥老公,這是什麼?」

  「青醬。」無聊地用木湯匙攪拌黏稠的液體,如果是紅醬的話,現在看起來應該會更像地獄血池。

  帥昭民自嘲地哼了聲,低頭看少女手中的生火腿、烤牛肉片、蔬菜凍跟水果。他本人不喜歡玩弄食物,現在卻有種想惡作劇的心情。

  以前,當他還在台灣的時候,曾經參加過一次國小同學會,那時候大家都才剛上高中,男孩子正在非常幼稚的時期,女孩子雖然看起來像小大人似的,內心卻一樣幼稚。

  會場是在某連鎖吃到飽餐廳,賣的是蒙古烤肉,前一個小十多,活動很正常,吃東西的聊天的笑鬧的,當大家填飽肚子後,場面就開始失控了。

  到底是哪個渾蛋發起的帥昭民已經不復記憶,他只記得自己後來臉上溫文的笑容差點垮掉,心裡把那傢伙的祖宗十八代通通問候過一遍。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