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1 (4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上噗浪找關鍵字tag唷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上噗浪找關鍵字tag唷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上噗浪找關鍵字tag唷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上噗浪找關鍵字tag唷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上噗浪找關鍵字tag唷
  • 請輸入密碼:

  近日小皇上經常因病未能上朝,就算上朝了也總是坐立難安的模樣,滿朝文武多少都有些人心浮動,卻又不好意思直接詢問太醫們究竟皇上龍體欠安的原因為何。

  畢竟眾王爺沒開口,杜太傅沒開口,左右丞相都沒開口......總之誰也沒先開口,就誰也沒膽子開口了。

  可對太醫們來說,至少對佘長君來說,他很希望哪位忠臣能先開口,免得哪天小皇上真有了三長兩短,太醫們都得陪葬。

  他還想活得長長久久,陪著義父賞月賞花,天下悠遊呢!更別說,這麼些日子以來,他沒一次能將義父壓倒,聽著義父迷人的呻吟,怎麼能心甘情願的死呢?

  說到底,段破軍也實是玩得有些過分了。

  幾個太醫圍著長桌挑藥材,正值萱草開花的時節,新鮮的萱草花曬乾之後既可以入菜也能消暑潤肺,為了不傷著藥材,曬出最好的萱草花,太醫們可是忙得連用膳的時間都沒了。

  不知道義父怎麼著?打從南嶺侯遜位後,他同義父在一塊兒的時間越來越少,秘密倒是越瞧越多,心裡很難不鬱悶。

  一分神,手上的萱草花就給弄掉了花蕊,看著花蕊散在桌上纖細的跟金線似的,佘長君不自覺嘆口氣。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的H在非~~~長後面,而且拉燈了XD
所以我放得不是放爆頁,是防止大家打我的警告頁XD

 

 

 

  不過就是一個刺客吧。看著屋頂上撂過的黑影,佘長君哈欠了聲,視若無睹的轉身回太醫院。

  「莫離,最近刺客真多。」魯平川也從窗邊瞧見了那抹黑影,無聊的打個哈欠。

  天上月兒圓亮的刺眼,泛出了蟬翼一般薄的青色,環繞在完滿的形狀四周,連雲都被照得有些發白。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之間,只做一次當然是不夠的。帥昭民不打算繼續勞動自己的體力,當上人的那一個有很多必須堅持,比如不能先高潮、不能太享受、可能還必須要撐起對方的身體....好吧,他想這幾年自己在床事上只剩一張嘴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做是很愛做,不然也不會只停機半年就在這兩個月裡狂吃,不過他希望有效率一點。

  如何「花最少的力氣得到最大的歡愉」是最重要的課題,關於這點他不得不說,騰蛇真他媽的有達到水準。

  想辦法支撐到騰蛇悶哼著射精,帥昭民也在極爽的狀況下高潮在男人體內,然後連退出來的動作都很懶,直接死在寬厚的胸口上。

  「昭民,累了?」有別於他,騰蛇的精神倒像比做之前更好,稍微移動了下讓他的性器滑出,兩人相互觸碰的肌膚立刻蔓延開一股濕意,有點黏並不是太舒服。

  儘管是自己的東西,帥昭民還是厭煩地嘖了聲,配合著騰蛇讓自己改為跨坐在男人腰上的姿勢,然後繼續撲倒在男人懷裡喘氣。

  「你他媽的重死了。」白了男人一眼,這種問題讓他有種被看扁的感覺。

  低聲笑了笑,騰蛇倒是出乎意料的溫柔地替他揉腰,力道完美得讓他差點閉上眼睛睡過去。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上噗浪找關鍵字tag唷
  • 請輸入密碼:


  什麼叫做「狹路相逢」?現在就是狹路相逢。

  有多狹?或著可以用年輕一點的語法問有多瞎?大概跟美國到義大利的距離一樣,這麼沉重的份量。

  帥昭民用力按住太陽穴,努力不要表現出明顯的不耐煩,鏡片後的黑眸盡量溫和地對許久未見的金髮少年微微一彎。

  也對,既然都來到義大利了,會遇見費奇也不是太令人意外的事情。不,甚至應該說,這麼長時間沒有看見費奇,他真的以為騰蛇打算扔掉那個美少年。

  儘管是冬天,南義大利的溫度比起美國,是溫暖很多,比較接近台灣北部的天候。風光算是很明媚的,因為是晴天,陽光非常亮麗,街道也充滿一種微妙的熱情跟興奮感。

  原本帥昭民是帶著觀光的心情,他沒到過義大利,電影跟照片、畫作倒是看過不少,忙的時候也喜歡自己弄義大利麵來吃,扣除掉可能會遇見的各種類電影情節,他是打算放鬆心情玩的。

  反正,天塌下來由騰蛇頂著,超過一百九的身高,不用在這種時候更待何時?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可上噗浪找關鍵字tag唷
  • 請輸入密碼:


  雖然不方便,瑟還是將饕餮想吃的食物都做齊了。醫院的廚房設備很齊全,空間也寬敞,只是對於妨礙到廚房人員的工作,瑟感到很不好意思。

  做菜的時候,他是有些不專心的,總掛念的饕餮跟維托,不知道究竟怎麼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支不支持維托所出的任何決定,若是他們主僕反目成仇,最傷心得應該是他。

  不自覺輕輕苦笑了下,從什麼時後開始,饕餮跟維托在他心裡的地位已經變得這麼重要了?也不過就是兩個月的相處。他離不開饕餮,甚至希望這樣愉快的生活永遠繼續,他甚至還為了饕餮違抗答應父親的承諾。

  若是帥昭民知道了,一定會露出滿臉不以為然的神色吧!

  「薩藍叔叔,請不要偷吃。」正在準備方餃的餡料,雖然維托的去留還不確定,瑟還是決定將他的份一起準備好。

  被這麼一說,原本光明正大偷食的手,很快的縮回去,但依然挖走了一大塊餡料。

  瑟有些無奈,他停下手上的動作,輕瞥了身邊閒晃已久的男人一眼。「薩藍叔叔,您是醫院的院長,不忙嗎?」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灰色的小圓球突然從天而降。

  就在這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左手邊是一間糕點鋪子,有著全京城最久遠的歷史跟最拔尖的手藝,剛出籠的黑蜜甜餡包,還沒出蒸籠已經被訂光了。右手邊則是一間茶舖,多少文人墨客在茶舖留下痕跡到此一遊,包含了共十七位狀元、二十五位榜眼、九位探花跟數不完的文臣,光靠這些筆墨,小茶舖就算只賣水也能賺錢,更別說他的茶之香醇之甘口,回味無窮。

  即便如此,一個灰色的小圓球還是憑空從天而降……也許「憑空」並不正確,因為糕點鋪跟茶鋪中間夾著一間小飯館,小雖小也是頗富盛名,特別是大廚的水晶醉茶鵝脖子,連皇上吃過都讚不絕口的。

  小圓球,就是應該從飯館的二樓摔下來的,直直的掉進了剛好站在飯館外頭,推拒著某貧戶診金,雙方三個人六隻手拉拉扯扯中,恰巧攏合的肘彎間。

  滿街的人還沒瞧清楚是甚麼東西掉進了那一身青袍,頎長優雅的男子手中,大廚已經拿著菜刀,衝出了小飯館,抖呀抖的指著那顆小圓球。

  「小毛賊!快把脖子給老子交出來!」大廚氣急敗壞的怒吼,菜刀機動的揮舞起來。

  人群同時發出驚呼,髮指的用眼神指控大廚──原來,大廚脾氣這麼差,竟然要剁小賊的脖子!

  「不要。」軟嫩嫩的童音還有些口齒不清,但是很堅持,還是一團小球的模樣,縮在男人懷裡不肯出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內含輕微調教SM

  請確認能夠接受才往下唷

    一樣先不鎖只防爆,請低調謝謝

 

 

 

 

  皇上的大婚延遲了。聽說是因為龍體微恙,已經躺在床上好幾天沒法子下床了。總不能在大婚之夜上,放皇后一個人過夜吧?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父皇,總是不愛穿著黃袍,而喜歡穿著素雅的藍袍,春天就在桃樹下、夏日就在荷池邊、秋天就在楓紅中、冬日定是在梅樹左近。

  皇宮裡總是種滿了各式各樣的花草,隨著季節變換染上不同的,五顏六色的美麗。

  擋著一襲藍袍,像是天邊的微光那樣,內斂卻讓人無法瞧不見。曾經,他很喜歡這樣的父皇,沒有太陽那樣的迫人,卻樣月兒般軟得讓人喜愛,怎麼樣也戒除不了。

  他也喜歡父皇的聲音,淡淡的像單色的衣袍那樣素雅,卻又有如鮮花的濃豔。可是他永遠也不會是父皇,他很清楚。

  看著鏡中的自己,除了一雙眼睛之外,他是像著母親多一些的。

  可是無妨,他認為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同父皇一樣的皇上,大夥兒都這麼說。雖然母后死的早,但他總是皇后所生育的,又是父皇的長子,理當由他繼承大統不是嗎?

  因為父皇是皇上,所以總是很忙碌,但是晨昏總是會撥出時間同孩子們說說話,那雙很黑很黑甚麼也沒有的眼眸,會出現非常溫柔的神采。

  「麒海,我一定要成為皇上。」趁著太傅不注意,他偷偷對著一旁的弟弟低語。這件事情他每天都會說,而且總有一天會做到。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站在義爺爺的房前,佘長君握著下顎,很認真的低頭沉吟。

  原本,他是準備去太醫院值夜的,休息了幾天,雖然捨不得離開義父身邊,可是他有點擔心自己的腰會承受不了。他不討厭義父的索求無度……略為蒼白的小臉猛的一紅,他搔搔臉頰,小聲的吁口氣。

  不過他有點擔心,這樣下去他是不是沒有吃到義父的一天?畢竟他也是個男人啊!可以的話,他還是想吃義父。他身邊能請益的人不多,總不能去問那些王爺或是問宗永吧!唯一能問的也只有平川了。

  所以他今兒才決定不再告假。可是……為什麼他現在會站在義爺爺的房外,考慮著要不要偷偷在窗上戳一個洞呢?

  就算是不出門,秘密還是到處都有啊!

  沒有遲疑很久,佘長君含濕了食指,小心翼翼的在窗上挖了一個洞……他其實真的不應該這麼做,心裡的秘密越藏越多,一定會少年早逝的。可是他忍不住,有秘密不挖掘一下,他渾身不對勁啊!

  輕輕嘆口氣,他覺得自己越來越糟了,以前老覺得義爺爺跟姑母愛湊熱鬧、唯恐天下不亂,如今才發覺原來自個兒也半斤八兩哪!

  將眼貼上了挖開的洞,一張精悍的側臉就映入眼底,端正的有若刀鑿,高鼻大眼、薄唇緊抿,瞧起來一點也不好親近。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大夥兒都心照不宣的事情,皇上討厭銅鏡。

  為什麼皇上會討厭銅鏡?大夥兒雖然沒說,心裡多少也是有個底的。皇上長的一點也不像先皇,是像著母妃多一些。

  皇上的母妃不完全是漢人,有一些外族的血緣,肌膚白皙細膩,像是會透光一樣,眼眸帶點小小的藍黑,但平時瞧不出來,除非透著光看才能看出色澤特別的不同,像貢呈的琉璃淨玉,既黑且藍,碎著七彩的光芒。

  入宮沒多久,便獨房專寵,很快由嬪提為淑妃。先王很喜愛這個一舉手、一抬足中有著無限風情,慵懶又嫵媚的淑妃娘娘。

  會生下皇子,也不是這麼令人驚訝的事情,只是這個皇子會成為太子,卻是令很多人無法置信的事情,因為淑妃的皇子是先皇最年幼的皇子。

  除了一雙眼眸之外,像著淑妃多點的皇子。

  髮如絹絲、膚若凝脂透著淡淡的薄紅,像暈著光采般。紅唇翹鼻,黑得沒有一絲光彩的眼眸一對上,就像陷阱般勾的人心甘情願的跳進去,總是穿著一身藍色衣袍。

  當皇上還是太子的時候,就不喜歡銅鏡,特別是淑妃娘娘後來病故,更加討厭銅鏡,整個東宮裡凡是能映出樣貌的東西,通通撤掉,連水池都填平……除了荷池。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眼見著的時候,男人坐在桃花樹下,飛雪似的花瓣隨風飄盈,砌了一片亂雪般──男人執了一杯酒,垂著眼像品嘗又像只是嗅著酒香。

  片片花瓣間,暗藍色的衣袍彷彿透著隱隱的光采,順著隨意曲起的腿、閒適擱置的肘傾瀉而下,很像他小時候見過的海及天,既淡雅又雍容,再捲著吹雪般的春風裡,華貴得不可思議。

  不過……看完之後,他陷入一個更糟糕的絕境。如果他沒有傻得太厲害,這會兒人應該是在皇宮裡的。

  抱起雙臂,佘清風不再看著男人,低頭試圖想出方法解決目前的困境。這會兒,照說他應該是要在太醫院裡才對,而不是在御花園裡散步。

  唉……皇宮內院,沒事建這麼寬廣做甚麼呢?皇上才繼位7年,後宮也才不過十來個娘娘,就算生下百個皇子公主,再多兩百個娘娘,這宮院也還是太大了……再次嘆口氣,佘清風也知道無論怎麼抱怨,都不能掩飾他迷失方向的事情。

  以後,他得成為個太醫,整天在這深宮內院的東奔西走,當真沒有問題嗎?

  屋子還是小小的好,地方一大了,就容易藏汙納垢,人一多了就容易有秘密,父親臨終前特意交代他,成為太醫後可得繼續佘家家風,到死都要守口如瓶。

  這倒是不難,前提是他得先成為太醫……放下雙臂,想破腦袋他也想不透自己究竟是從哪個方向繞來的,又得打哪個方向繞出去。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會想起這件童年往事呢?佘長君抱著雙臂,歪著頭看著喝茶嗑瓜子的姑母,想著該不該開口。

  「十三王妃,好清閒。」從外頭走進來的佘仲卿瞧見妹妹,輕輕嘆口氣。

  「大哥出診嗎?」衝著哥哥一笑,佘婉婉假奘沒聽見佘仲卿沒說出口的那句話:潑出去的水,就別回老家當禍水。

  「義父。」眼眸立刻一亮,赧紅著臉走到義父身邊。「義父,姑母正在同阿離說杜二叔的事兒。」

  「哦?」露出柔得像水的笑容,佘仲卿握住伸向自己的手,一眼也沒再看向妹妹。「都聊了些甚麼呢?」

  「杜二叔來找義爺爺去給十王爺瞧病,可是義爺爺外出去了,所以姑母來找阿離。」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想起小時候那件事啊!

  那次之後,別說十王爺了,連杜二叔他都沒再見過。

  「婉婉,十王爺的老毛病,父親不是已經寫下藥單了?」溫柔的撫著佘長君頸後的髮絲,佘仲卿嘆息似詢問妹妹。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甚麼算是秘密?義爺爺是這麼說的:「沒被大夥拿來說的事情,就算是秘密。」

  「拿來說?」那年佘長君才七歲,雖然不笨但也還不是非常聰明,而且很喜歡問問題。

  「比如,十王爺討厭十一王爺這回事,就不算是秘密。」義爺爺笑咪咪的拈鬚,一如往常大方的給答案。

  「喔……」點點頭,的確整個宮裡,大家都知道不能讓十王爺跟十一王爺遇著,一定會出事的。

  「那秘密呢?」

  「阿離,你知我知但是甚麼也不說的,就是祕密啦!」義爺爺神秘的擠擠眼,把一束豌豆塞進他手中。

  「喔……」認真的記下,一邊努力的替爺爺剝晚餐的豌豆……雖然他真討厭吃豌豆。

  「這件事算是秘密吧?」小腦袋歪歪,看著那盆豌豆,小聲的這麼呢喃。他討厭吃豌豆的事情,義爺爺知道、姑母知道、義父當然也知道,杜廚子就別提了,可是誰也沒說,他照樣得把豌豆吃掉。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