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0 (5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年是三百多個日子,離非不懂皇上是真心的抑或是另一種試探?若是真心的,為何非要等上一年?若是試探,那究竟是想要試探什麼?瞧他是否是真心想走或者只是一時拉不下臉改口?

  嘆口氣,他厭煩地推開了小喜公公端上來的午膳,都是他愛吃的菜色,卻一點也引不起他的胃口。雲似的手藝要好多了,這兒端出的菜色總是太鹹太油,勉強吞了幾口後他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更別說他還正自心煩著……他真是傻楞楞的,想了這麼大半月,他仍猜不透皇上心裡的想法,每日見著那寵溺溫柔的笑顏,他總是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明知道不能再沉溺,可……他的心總是不自覺發軟。

  傻瓜。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被鬆開了,接著肩上一沉,暖和的銀狐大氅罩住了離非單薄纖瘦的身軀,男子寬厚舒適的胸膛隨著緊貼著他。

  沉默了半晌,皇上的略帶苦澀地問道:「瞧什麼?」

  不能沉迷……離非垂下眸,心裡依戀著皇上的體溫,鼻間除了風雪冷冽的氣味還有宜人的薰香味,幾乎讓他不顧一切窩進皇上的懷裡,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顧,欺騙自己這方天地間只剩下他們兩人。

  他還是喜歡,喜歡的不可自拔,可他已經不再想要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轉眼間臘月已至,今年風雪異常大,地面上的積雪幾乎深可及膝,宮裡儘管加派了人手鏟雪,可仍連皇上也經常因大雪而遲了上朝辦公的時間。

  加之皇上的壽辰便在臘月十七,為了壽宴的事宜,宮裡最近幾乎忙得人仰馬翻,連王爺親王府裡的俐落婢女也調了大半近宮,依然顯得左支右絀。

  也因此,先前鬧得沸沸洋洋的關於六皇子或皇上男寵的事兒,一時也被人給忘了,連皇后也沒再提起,像是那個淺淡的少年壓根就已經不在世上,連一絲淡影也沒能留下。

  「皇上,是否歇會兒用些點心?」平沙公公算了算時間,端著還冒著熱氣的甜粥乾果佈在窗前的炕桌上。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怎麼逃?這是個大哉問,帥昭民更想問的是,瑟真的下定決心了嗎?才對他說著要離開美國,回頭卻看著那隻毛毛蟲沉默了很久,幾乎要天荒地老的對望下去。

  瑟應該是沒真的下定決心吧!

  騰蛇打電話找來了處理屍體的人,前後不到兩鐘頭賽蓮存在的痕跡已經消失無蹤,帥昭民看著先前賽蓮躺著的地方,心下的介意越來越深。

  從剛接下那個案子,他就一直覺得很奇怪,心裡像梗了魚刺似的。但因為騰蛇總是似有若無地刻意撩撥他,很他媽的沒用的是那些方法該死的有效,全是他的罩門,讓他氣得根本沒時間仔細思考。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帥昭民這輩子沒怎麼經歷選擇的煎熬,他向來是確認目標後出擊,拖拖拉拉婆婆媽媽會讓他很煩躁,雖然他的外表看起來溫和含蓄,而且深思熟慮的模樣。

  他是很深思熟慮沒錯,否則也沒辦法靠放話吃飯。問題是,不管多深思熟慮都要有效率,時間就是金錢,浪費罪無可赦。

  沒錯,所以他媽的現在該怎麼辦?

  彼得就這樣留下一具屍體走了,他不是個溫柔好心的善良人士,但至少有好公民基本道德,這種時候會想靠過去確認賽蓮是否有救,或者打電話叫救護車都是很理所當然的,然而他沒辦法動。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的父親是個酒鬼,母親卻是個溫柔和善的女人,家裡因為父親的關係非常窮困,窗戶上的玻璃是有裂縫的,儘管母親想辦法修補,但就算是夏天的深夜依然會覺得冷。

  當父親出去喝酒的那一天,母親都會偷偷的帶著他離開家裡,躲到附近的小教堂去,因為一但父親喝了酒回來,就會對他們發酒瘋,又踢又打好幾次將他打得吐血送進醫院。

  他永遠記得母親冰涼、乾瘦的手緊緊抱著他,兩人就跪在祭壇前,看著聖母媽媽,一遍又一遍的念著玫瑰經,希望天主能保護他們也能引導父親遠離酒精的控制。

  一周裡,他跟母親有四個晚上必須要躲在教堂裡過夜,剩下的三天父親如果不是醉得不省人事呼呼大睡,就是徹夜未歸。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問題已經接近無解,賽蓮敲敲太陽穴,將盤子裡的半顆馬鈴薯直接塞近迷穀嘴裡,弔著美麗的大眼睛瞪得迷穀一句話也不敢說,默默地垂下頭咀嚼。

  被當成食物討論的兩個男人已經窘迫得無法說什麼,特別是瑟,全身僵硬地坐在位子上,餐巾遮不到的地方都紅得像是火燒般。

  帥昭民倒是很快就恢復鎮定,直接一拳往騰蛇下顎揮過去。

  但是沒打中,電話鈴響了起來,圍繞在桌邊的幾個人同時從椅子上彈起,就連迷穀都露出緊張的神色。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除了「幹!」之外,帥昭民不知道自己還能下什麼評語,真的就是幹!

  餐桌很寬敞,就算圍著七個人,每個人依然能保有屬於自己的勢力範圍,桌上擺放著他跟瑟不久前完成的幾道菜,樣式不是非常豐富,份量卻極為驚人。

  比如說那道水晶沙拉,各式切碎的蔬菜在透點薄荷綠的果凍包裹下,像寶石一樣非常美麗,一般是做成像到扣的飯碗那樣的半圓形,宴會上就會是攪拌盆大小的半圓形。這樣大小的水晶沙拉現在餐桌上有三個,其中一個兩分鐘前被吃光了,第二個已經消失五分之一。

  當然,桌上不只水晶沙拉,還有蔬菜千層麵、燻雞肉火腿三明治、白魚鳳梨披薩、綜合蔬菜披薩跟水煮馬鈴薯一籃。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當然永遠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除非主人希望他這麼做。當然,他的主人不會這麼命令他,除非哪天他真的活膩了,搶走主人嘴上咬的乾果仁蛋糕。

  所以他回了一個活力十足的微笑給莫瑞,皺了下鼻子。「你認為我是那種傻瓜嗎?慶忌少爺加上朱雀少爺,可能還會加上你。」

  「你知道我不幫主人殺人。」莫瑞皺了下眉,聲音有些乾澀不以為然。「你打算吃點小點心嗎?還是急著要回去?」

  「要去看看騰蛇少爺跟迷穀小姐嗎?」並不正面回答,維托要著用手拍拍比自己高出不少的莫瑞肩頭,接著捏了捏觸感結實的肌肉。「你變壯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維托並不喜歡美國,但要問他喜不喜歡義大利,這也很微妙。只能說,主人在的地方就好,至於是哪一國......只要甜食不難吃,他至少不會討厭。

  這一點美國就很糟糕。

  當然,好吃的甜食也是有,只是不多價錢也高,而且充滿了太過甜膩的味道。甜點雖然是甜的,但也不能甜得像是準備謀殺螞蟻,那是生化武器才對。

  相較之下,義大利的甜食,特別是羅莎琳的店,甜食不但種類繁多,而且味道完美,光這一點他就不想離開義大利。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uscusu是西西里島的鄉土菜,充滿阿拉伯風味,主要的材料是semolina粉,不做成通心粉的模樣,而是弄得有點像米飯那樣的形狀,接著拿去蒸熟。

  配料部分,則是將蔬菜、肉類或魚類混合在一起熬煮,最後拌在一塊吃。

  這是一道頗為耗時的菜色,就算是在西西里島上,一般家庭也已經不太會做這道菜,但餐廳倒是一定會供應。

  出門在外,又是從小吃習慣的菜式,滿屋子除了瑟這個阿拉伯人以及帥昭民這個台灣人以外,所有的義大利人都露出了期待的神情。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仗著有擋箭牌,帥昭民完全不把幾乎用眼神在砍他的男人放在眼裡。很大方地貼著瑟,不時碰碰那頭美麗的黑髮、柔韌的腰甚至是帶著薄紅的臉頰。

  熟知饕餮脾氣的幾個人都噤若寒蟬,連老是闖禍的迷穀都很乖的坐在沙發上看自己的腳背,動都不敢隨便亂動。

  那雙沉靜到略顯空洞的灰眸,這輩子肯定沒這麼生氣蓬勃過,光只是瞪視著那無言的壓力就夠讓人不敢大口喘氣了,還談笑風生呢!偏偏就是有人能視若無睹,不斷用大家聽不懂的中文跟瑟聊個沒完。

  最糟糕的是,瑟顯然也很開心。深邃的黑眸裡閃著光彩,也不時會觸碰帥昭民的髮絲、肩膀或那雙很漂亮優雅的手。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用一觸即發來形容對瞪的兩個男人,顯得有點力道不足,但用熱戰正酣又還沒到那樣的地步,卻適切的也許是廚師與偷魚貓之間的對決。

  儘管那是一個只會吃的廚師,跟一隻有主人的貓。

  騰蛇進門後很體貼的幫瞠目結舌的維托關上門,隨手又抽出菸盒咬上菸。「帥律師,我以為你不應該對這種情況有這麼大的反應,不過就是做愛。」

  「是廝磨。」饕餮不以為然地更正,灰眸緊緊盯著帥昭民鏡片後的黑眸,得到同樣有力的回瞪。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聲音停了耶!」雖然縮在客廳裡,迷穀卻一直拉長了耳朵偷聽廚房裡的動態。

  半開放的空間隔音效果並不好,大戰的實況幾乎是毫無遮掩地讓客廳裡的幾個人都臉紅心跳。

  「瑟的聲音真的好迷人呀!」拍著紅通通的小臉,迷穀用力吐出一口氣,帶著小小的羨慕。「不知道我能不能也發出那麼好聽的聲音耶!」

  總是優雅自制、完美有禮的彼得,猛地發出一聲悶咳,賽蓮則不客氣地哈哈大笑。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眼前是一片漆黑,只有女子熟悉纖荏的身影,遠遠地在他觸碰不著的地方,散透著真珠般的潤光。

  他張口想喊,卻發不出聲音,最後只能淚眼模糊地瞧著不再對自己開口,越走越遠的母親,他使勁啃咬自己的薄唇。

  連娘都不要他了嗎?不,娘打從一開始就不要他了吧!他心裡明白的,非常明白,儘管疼他,娘仍選擇了父皇,他同娘一般傻……傻得連自個兒都賠下了,到頭來手裡握著的,不過是一場空夢。

  再傻再愚蠢也該懂了,他害死了多少人?從離開原本居住的小院之後,他身邊的人已經一個也不剩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該如何自處才是?

  平沙公公並沒有久留,確認離非沒有另外的交代,默默地退下了。

  離非茫然地看著平沙公公退開的身影,最後消失在黝暗中,他縮起肩顫抖了起來。

  他究竟該如何自處才是?若是兩個多月前,也許他會開心,成為男寵是不是就代表了,臨心裡終於確確實實有了他?願意給他一個位置,不再讓他尷尬。又乾澀地苦笑了聲,原來他過去是如此癡傻。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此,天朝裡再也沒有名為「后離非」的皇子。

  「什麼意思?」輕啜了口養生茶,離殤略擰起眉,為了澀口的滋味小小嗆咳了聲,粉嫩地舌尖輕吐,像能散去一些苦澀。

  「回太子,小人也不明白,六皇子這是死了還是送入了空門,小人還真是查不出蛛絲馬跡來。」小公公苦惱地皺著臉回答,一邊俐落地捧上芸豆糕給臉色不好的主子。

  「是嗎?」淡瞥了眼還冒著絲絲熱氣的芸豆糕,離殤伸手拈了一塊,卻沒有放入嘴裡。「御書房少了誰多了誰?」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鬆手?」皇上淡淡挑起眉,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

  「是,兒臣要鬆手。」心很痛,痛得離非幾乎沒法子順利呼息。他臉色慘白,卻堅定地與皇上對望,沒有躲開。

  「朕是你的嗎?」皇上似乎冷笑了,美麗的黑眸宛若臘月裡的寒霜,讓少年瑟瑟地顫抖。

  薄唇動了動,氣息一時沒能順過來,離非發出嗆噎著的輕咳,往後縮了縮,不自覺又啃起嘴唇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鬆手好嗎?』溫和的笑語帶著一點無奈跟寵溺,從頭頂上暖洋洋的傳進耳中。

  小男孩用力抓緊輕軟的衣襬,任性地用力搖頭,說什麼也不肯放。

  『你這孩子......』仍是無奈的苦笑,少婦蹲下身子,將兒子的小身軀擁進懷裡,摩蹭著那張緊貼著她裙襬不放的小臉。『娘只是出去一會兒,很快就回來了,鬆手好嗎?』

  『不要。』用力搖頭,小男孩難得噘著嘴,用力搖頭怎麼樣也不肯妥協。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月太醫,雲似......」被緊護著躲在馬車深處,離非神色不安,心裡頭既焦急車外的打鬥聲,也掛意月太醫摟著他的輕顫。

  隔著一層車簾,傳入耳中的只有凌厲的風聲跟衣袍颯颯的聲響,間或染上了拳掌痛擊至人身上的響聲,隱隱約約地,離非也不肯定自己是否聽見了雲似痛得悶哼的呻吟。

  他心裡滿是歉意,但此時此刻不是他出頭的時候,他不能讓雲似分心。

  「沒事,雲似......」輕嘆了口氣,月太醫壓下了恐懼,對懷裡只露出一張小臉的離非安撫地微笑。「雲似有多少能耐,我最為了解。他的武藝放眼京城,能匹敵的人一手就數完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