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9 (4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決心?什麼決心?

  離非整個人茫了,細長的眸雖然對著皇上和暖的微笑,實則只看到一片白霧。他、他要下什麼決心?他不是已經、已經心甘情願地當隻籠中鳥了嗎?

  這樣不夠嗎?他要的只有一點陪伴,他一直都這麼同臨說不是嗎?那樣的決心不夠嗎?他不懂,他真的不懂......

  小腦袋不自覺緩緩搖了搖,薄唇血色全無,不停顫抖著。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了早朝,皇上習慣在養性殿與朝臣議事,直到午膳十分為止。大多時候,皇上是與朝臣們一起用膳,吃得極為簡單,說白話些就是不合禮制。

  當然,誰也不敢多說一句話。

  身為皇上,后臨運是個簡樸的皇上,私袍很少用綢緞,甚至連好一些的布料也少用,他喜歡月白色的衣物,夏日穿棉袍、冬日則在袍裡綴上皮毛,連染色的工夫都省了。

  飲食也相同,每餐不出十二道菜色,多了儘管他不會說什麼,但下一餐就會讓人徹去一道。唯一要求的,只有魚鮮,餐餐必須要有兩至三道海產,清淡極可。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離非從來就不是個會乖乖躺在床上養病的人。就算動不了,也會試圖要做些什麼,月道然一直是明白的,也就半點不意外看到一條毛蟲在床褥間蠕動。

  少年瞧起來是想坐起身子,但手腳動不了沒了支撐的支點,最後只是在床上滾動,額上滿是汗水不說,小臉也脹得通紅。

  又扭動了幾回,少年趴倒在被上,纖瘦的背脊劇烈起伏,想來是累了正在歇息,就不知稍等是不是又打算繼續?

  嘆了口氣,月太醫捧著藥碗拿著藥箱,在少年又仰起頸子打算繼續當隻毛蟲的時候開口。「六皇子,您重傷未癒。」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淺色的髮絲被風吹得翻飛,在蒼白中泛紅的肌膚上落下淺淺的印痕,用力合起的眼皮上有著小小的皺紋,眼睫也跟著顫動了動。

  十多日未見,少年依然是那樣小小的、淡淡的,卻又隱約帶著誘人的氣息。

  清粥小菜嗎?那還真是侮辱了粥菜,少年最多只是水,淡而無味只是隱帶甘甜。

  手掌撫上了少年的臉頰,並不豐腴甚至有些凹陷,觸手冰涼。就算是在正午日光的照射下,少年的體溫依然偏低。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算雲似不選月太醫,他也會選吧!

  即便心裡明白,就連他都不會選擇「離非」這個人,又有誰會願意選?但,離非心裡還是有些......惆悵。

  他小小嘆口氣,撫著臨臉龐的小手,滑向男人的頸子摟住,小臉也貼上了臨帶傷的左頰,撒嬌似地磨蹭。

  至少臨要他......臨找來了不是嗎?光是這個想法,就讓少年安心了不少。只有臨是他可以不用顧慮選擇,就能開口說要的人。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帥昭民以為自己會睡著。實際上他大概已經睡一半過去了,這應該也算成為律師後的收穫之一,他能張著眼睛睡覺,也能在關鍵時刻醒來,法庭上有時候挺無聊的,特別是前幾年他還只能接接必輸的案子時,不只他昏昏欲睡,還有法官睡到被自己的打呼聲驚醒。

  他不懂騰蛇幹嘛這麼鉅細靡遺的把這個故事說這麼長,其實兩句話就可以點單帶過:老爸死前叫我照顧他暗戀的對象,所以我把那個人勾引上床。

  多簡潔有力!幹,他真的快不行了,電話到底是要不要借他?帥昭民完全不奢望騰蛇會良心發現從他身上下來。

  「我知道你第一次就有高潮,所以呢?」重點似乎不太對,他用力眨了兩下眼睛,歪著頭剛好可以看見那頭短捲的黑髮,隨著笑聲微微顫動。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老地方老密碼
  • 請輸入密碼:


  「對不起,我長得像蘆葦嗎?」真要說青色的,騰蛇現在的臉顏色比較相近吧!帥昭民動了下肩,頂開騰蛇含著耳垂的唇。

  他才沒興趣知道布列尼家族的小故事或小祕密,實際上他只要能自由離開這棟公寓,就絕對不會再回來了。誰管那個競賽呀!他也不可能放任自己惹的麻煩,影響瑟的生活。

  「穿著衣服看不出來,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檢查檢察。」騰蛇厚實的胸膛就壓在帥昭民背上,心跳輕微地撞擊著背心,帥昭民又扭了下。

  那種感覺很奇怪,平常不會特別注意自己的心跳頻率,這時候卻會變得異常敏銳。兩個不同的頻率互相影響,互相配合,慢慢的變得一致。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帥昭民,你為什麼要退出?」午後的紅磚綠色隧道上,少年拉著嗓門大喊,讓他不得不厭煩地回頭,冷淡地推推眼鏡。

  幹!誰啊?竟然敢在學校裡直呼他的名字!

  追上來的是某個穿著運動服,剪著不太符合校規的平頭,深褐色的肌膚上染著健康紅暈,但他完全不認識的傢伙。

  「帥昭民,你為什麼要退出?」一邊喘氣,一邊豪爽地抹著額頭上的汗水,看起來雖然缺乏氣勢,但語氣卻是不折不扣的質問。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的國家,在中東。與其說國家,不如果說是部族,因為石油及貴金屬礦產,跟其他中東國家一樣,富有奢侈。

  他的父親有四個夫人及無數的小妾,他是嫡長子,將來有一天會繼承這個國家。娶很多個太太,生一堆小孩,在金錢財氣中奢侈的度過一生,像是水井裡的那隻青蛙一樣,自狂妄、冷漠驕傲。

  很可怕,很噁心,而且毫無意義。所以他決定放棄繼承權,到美國留學後再也不回國。大家都知道他很溫和,喜歡照顧人,看起來沒有半點王子該有的架子跟威嚴,卻也知道他的個性很固執,決定的事情不會輕易改變。

  所以沒有人願意來勸他,軟釘子比硬碰硬來的麻煩,況且他的父親不缺繼承人。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雷貫耳......瑟苦笑,將咖啡放在維托面前。「為什麼主動告訴我?饕餮先生也想見我嗎?」

  「這倒不是,主人不喜歡見外人,他現在也非常忙碌。」維托在咖啡裡加入大量砂糖後,分三口喝光,才舔舔嘴唇。「我希望您不要在意,我只是希望主人安全。」

  「職責所在?」昨天的經驗讓瑟不敢在這時候動刀,手撐在工作檯上無意識地敲打拍子。「但是我希望能見饕餮先生一面,這不是遊戲,對我來說這很重要。」

  「穆罕默德先生,您要明白一件事情,主人現在一定不願意見您,因為您是見證人。」維托撐著下顎,笑容依然親切,口氣卻很強硬,沒有轉圜的餘地。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的確是不關我的事。」菸沒了,騰蛇也不在意,還是那樣輕挑地笑笑,故意朝帥昭民鼻間吹了口氣。

  酒味加上尼古丁苦澀的味道,讓帥昭民扯著衣領的手抓得更緊,脹痛的指關節像有針在刺,疼痛在激動下反而像毒品,麻醉了理智激起了更多狂爆跟興奮。

  兩人的距離近得連空氣都互搶,帥昭民不讓騰蛇也不讓,雖然沒繼續揮拳,角力依然在無聲中進行。

  他們根本無法平和的相處超過半小時!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喝一杯嗎?」吟唱般的語氣,在黑絲絨般的黝暗中,更加的悅耳。滑過耳際時,隱隱約約帶著搔癢般的感覺。

  將眼眸從晦暗的圓月上調轉過去,男人高大結實的身軀向黑暗裡螫伏的猛獸,既優雅又殘忍,舔試著染血的前爪滿足的噴氣。

  「我以為我們是競爭對手。」哼的笑了聲,帥昭民稍微移動身軀,讓靠上來的騰蛇能在他身側的地毯上坐下。

  他抱著膝蓋的動作有點孩子氣,腳掌輕輕在地毯上打拍子。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抓著瑟回到沙發邊,帥昭民心裡有點不高興,但到底是針對誰,這就真的無解了。是氣自己被騰蛇耍了,還是氣娑羅把好友拖下水,或者氣瑟竟然就這樣被拐來。

  心情很悶是無庸置疑的,他的人生到目前為止雖然不至於一帆風順全無風波,但也從來不曾吃過虧。

  向來是他給別人虧吃。今天這應該可以算是「淪落」了吧......幹!還真應驗了一步錯步步錯,當初看到那場活春宮就應該要斷了這件案子才對!

  「為什麼你會來這裡?」移開瑟手上的毛巾,雖然被血浸紅了一塊,但血已經止住,腥紅的傷口看得出很深,乾淨漂亮的指甲從中央被切成左右兩邊。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不認為應該要解釋一下嗎?」當房間只住一個人的時候,的確是寬敞舒適,但當擠入三個人的時候就狹窄了,更別說現在的氣氛令人更加容易煩躁。

  咬著菸,帥昭民忍了半小時,終於還是開口。

  「關於哪件事?」騰蛇挑了下眉,有趣似的低笑,有力的手指撥動著費奇燦爛的金髮。帥昭民不爽地嘖了聲。

  「關於到目前為止發生的每件事情。為什麼娑羅小姐要抓我來,又為什麼要說我很重要?她似乎非常討厭費奇。」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許是數次的折磨,讓離非身骨大傷,內傷原本就好得慢,浸了十天的藥浴,金針湯藥齊下,他才總算可以下床。

  時節已是仲夏,外頭蟬鳴震天,日頭雖烈但雲似的住所在山坳間,小橋流水的瞧起來別有一種清涼,過午後會有微風,輕輕爽爽地帶著泥土青草的氣味。

  儘管不至於到與世隔絕,卻也是個人煙罕至的地方。離非有些好奇,卻又不好問雲似為何會隱居在這個地方。

  仲夏的烈日是有些毒辣的,但重病未癒,離非還是擁著厚披風,縮得像顆小人球似的坐在雲似為他準備在門外的躺椅上。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臣妾,無罪。』他的眼界所及,都浮著一層水霧,而顯得模糊。

  母親的聲音很溫柔,甜甜的像沾了蜜的糖糕,又軟又柔,但卻毫不迷惘極為堅決。他想伸手抹掉眼前的霧氣,卻發現自個兒不能動彈,被牢牢地壓在地上,只能仰著小腦袋瞧著一身白衣的母親。

  衣角,繡著小小的蘭花。

  他微微顫抖了身子,想轉開頭卻也辦不到。母親瞧來很平靜,但臉上帶著淚痕,雙眼是紅腫的,粉白的頰上有未乾的血漬,遠遠得瞧起來像紅色的小花。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年原本正低著頭用井中打上來的水洗去腳上手上的泥土,日光略斜但還不是黃昏,一道陰影覆蓋上了青年的背,帶著小小的喘息。

  慢條斯理抬起頭,青年挑了下秀美的眉,眼眸頭一個定住的是男人手中的瘦小身軀,蒼白中泛青的臉蛋依靠在男人肩上,額上全是冷汗。

  「你來了。」隨意將手上的水漬擦在腰間,青年第二眼才看向男人著急嚴肅的臉龐,冷冷地勾了下唇角。「這是什麼意思?」

  「雲似,是六皇子。」月道然輕嘆口氣,輕柔的低語像是怕驚嚇到懷中的人,也像在安撫眼前的青年。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萬火急被傳到東宮,月道然在行經某道迴廊時,恰巧與扛著離非的公公遇上了,他不顧同僚的催促硬是停了下來,心不在焉的敷衍同僚要他們先應赴皇旨。

  瘦小的身子掛在公公肩上,簡直像是布袋似的,一搖一盪一擺一晃,公公並不小心,好幾回離非的頭都快撞上迴廊的廊柱。

  他連忙喊住了公公。「這位公公,您肩上是六皇子嗎?」

  「月太醫。」扛著離非的公公一瞧見是月道然,滿臉不以為然地停下。「萬歲正等著太醫們,您不快去在這兒磨蹭些啥?」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月太醫的補藥的確很苦,離非的小臉微皺,淡色的唇小心翼翼地貼在碗側,貓兒似的吞嚥著色澤黑亮的藥汁。

  他背後是臨溫暖的胸膛,散落的髮絲被優雅的指頭勾纏著,就算每回喝藥時臨總是這樣摟著他,少年還是感到一絲羞澀。

  喝了十多天補藥,加之離殤體調大好,不再需要從少年身上取血後,瘦小蒼白的人也慢慢的恢復了一些血色。

  好不容易喝完一碗藥湯,離非大大喘了口氣,吐了吐小舌尖似乎想將藥味吐掉。比起先前的傷藥,補藥似乎更苦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