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8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想下床,但離非才一動,月太醫先一步將他壓回床上。「六皇子,陛下不會希望瞧見您又傷了。」

  薄唇蠕動了幾下,身子確實是很疼痛,再者他也掙不開月太醫的手,也只能皺皺鼻子,乖乖趴在炕上,睜著一雙眼眸急切地瞧著房門。

  先入內的當然是平沙公公,他平淡地瞧了地上的月太醫一眼,接著才瞧向滿臉緊張又期望的小臉,最後才回身一拂。「萬歲,六皇子醒了。」

  「喔?小六醒了?」皇上低聲笑笑,緩緩地跨進房裡,身上的衣著不是正黃的色彩,而是月白中透著湖水綠的衣袍。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離非,是餓醒的。

  腦子裡混沌地泛著一片白霧,突地被一聲聲打鼓音給驚散了,床上的身軀抽搐了下,迷迷糊糊地張開雙眼。

  映入眼底的是燦爛的日光,混著一絲湖綠、一汪淺粉,就算是不解風情的愣木頭,也不禁小嘴微張,發出「哇!」的一聲讚嘆。

  身子還是隱隱作痛,不只是背上,還有臀間羞人的部位。離非猛地漲紅臉,不自覺仔仔細細回想昏迷前發生的事情。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老密碼,或上噗浪找唷
  • 請輸入密碼:


  月道然認為,將昏迷中的六皇子就這樣放下並不是太好的主意,葉方公公已經不知去向,甚至連一碗薄粥都沒能替六皇子準備,可想見就算太醫院送藥來,除非六皇子醒了,否則也沒人餵藥。

  無論於公於私,月道然還是決定留下來。

  因為趴臥著的關係,少年的嘴微微張著,蒼白的唇稍為有些乾裂的模樣,月道然到了一杯茶水回來,以手指沾了茶,抹在那兩片小小的唇上。

  細小的舌尖本能地將茶水舔去,兩三次後小小的舌舔上了月道然的指腹,像隻小貓似地吮著。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衣袍被扯下的時候,離非滿臉通紅地咬住唇,無法停止地抖著。他沒受過這麼重的責罰,因為父皇從不記得他。

  無論是獎賞也好、責備也好,他知道自己不識抬舉,然而事關離殤,他怎能不問呢?

  春天的夜風依然稍冷,吹拂過只剩單衣的身子,離非就瑟瑟抖得連牙關都打在一起。月光下兩個持杖的公公身影,在地上被拉得又長又巨大,木杖瞧起來也更加的驚人。

  「六皇子,失禮了。」平沙公公冷淡地如是說道,一動手將單衣也剝去,蒼白瘦弱的身子在月光下瘦骨嶙嶙,肩頭、背脊都有些突起,不像個嬌生慣養的皇子該有的身形。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身為講師就會有研究室嗎?吐口煙,鏡片後的黑眸微微瞇著看那帶著淡紫的煙霧飄散,身體放鬆地攤在太過舒適寬敞的沙發上。

  雖然騰蛇‧布列尼是個討人厭的傢伙,但不能否認剛剛架著他的動作很輕巧,沒動到他的傷口,也不妨礙他行走,非常熟練。

  順著煙,帥昭民慢慢環視整間研究室,以前大學時代他也經常跑老師研究室,沒見過有任何一間比得上現在他待的這一間。

  幹!吧檯!雖然是簡單的小吧檯,一般研究室裡會有這種東西嗎?還真是大開眼界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斷腕跟肋骨裂傷,只休息兩天是不夠的。但是,離開庭剩不到三天的狀況下,也實在不容許帥昭民繼續休息。

  吊著手腕,裂傷的肋骨雖然有固定,但每走一步都是折磨。他鍛鍊身體不是為了探索自己肉體的極限好嗎?

  小小彈了下舌,光從計程車上下來,就浪費了他三分多鐘,還滿身大汗,眼鏡上起了一層薄薄的水霧,細柔的黑髮貼在肌膚上,令人非常不愉快。

  很痛,特別是每動幾下後,就會想咳嗽,一咳嗽就會更痛,肋骨像是直接從裂縫斷開,讓他很難控制肌肉不抽搐。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瑟並不願意先離開,但帥昭民時在沒有更多的耐性同時應付兩個人。的確,瑟很溫柔體貼,又擅長照顧人,對他也總是包容牽就。但一遇到某些特定狀況下,瑟就會露出極為強悍的一面,比如現在。

  也許,這跟他的血緣有關,無論現在多低調,畢竟是王室出身,不自覺會自我中心而且任性。

  誰包容誰多一點?帥昭民揉著太陽穴不太願意回想。他現在只想把瑟送走,因為要送走騰蛇不可能。

  別的不說,瑟是朋友,要是對他生氣了了不起事後道歉。騰蛇卻是他的財源,一個沒弄好他就砸掉自己專業的招牌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律師真不是人幹的工作,這幾年他沒有一天睡滿六小時的。

  直到醫生過來巡房,帥昭民才揉著眼睛醒來,身心都感到非常暢快,雖然斷掉的手腕隱隱作痛,裂開的肋骨也讓胸口悶得他想吐,臉上的傷導致回答問診時,好幾個音發不清楚,基本上他還是覺得很爽快。

  雖然打輸很不爽,住院的事情又被瑟那個愛亂擔心的傢伙知道了,多年來第一次睡到滿足這件事,還是令他很開心。

  然而他的好心情只維持到中午過後。媽的!他是傷患耶!連想好好休息都他媽的不行嗎?幹!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主人?」努力擦拭的小手,在注意到那雙紅棕色的眼瞳中那抹興味後,停了下來。

  「嗯?」懶洋洋回以單音節,不想開口的原因有某部分是嘴角的傷。

  他很久不曾受傷了。抓著少年纖細的手腕,將柔嫩的手掌壓在傷口上,拉扯神經般的刺痛,讓他心情極好的低笑。

  稍遠,是閃著紅色警示燈的救護車,從餐廳理抬出的擔架正準備運上車。他對上了一雙在鏡片後,黑色深邃的眼眸。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大帆布包裡摸出溼紙巾幫兩人做簡單清理的滿實,肩上被溫謹升狠狠捶了一記,他裝模作樣的痛哀,那一皮天下無難事的模樣,讓溫謹升也真除了生悶氣外別無他法。

   搶過濕紙巾,溫謹升不許滿實再碰自己。青年低聲的像是笑也像是抱怨了幾句,卻也沒再繼續挑戰溫謹升的極限,安靜的整理好自己,也不忘把滴落在地上的體液擦掉。

   「沒有下一次。」溫謹升站起身整理好儀態後,才皺著眉嚴肅警告滿實。不過,他心裡也知道,就算這時候滿實答應了他,並不代表這個約定會被遵守,否則這個關係不會持續至今。

   「下次我會注意地點。」滿實滿不在乎的聳肩答道,接著從包裡翻出了手機,看了眼:「不過學長,組長竟然沒有打電話過來,難道黎先生沒打電話去告你狀嗎?」

   溫謹升沒有回答,逕自拿起了自己的公事包推開安全門走開。

   高潮的愉悅之後,他陷入更巨大的泥濘中,沮喪無措也許還帶著一點憤怒,像無底沼澤捕抓住他,志得意滿的將他往深處拖去,而他找不到任何足以幫助他脫離的支撐點,每掙扎一回就陷落得更深。

   「話說,黎先生跟簡小姐人真好。」顯然,最不願意放過他的人就是滿實,溫謹升投以警告的眼神,滿實卻當作沒看見繼續道:「就算未婚妻被吻了,黎先生都沒有追上來揍你,真有點可惜對不對?假如黎先生出現的話,學長會不會射更快?」

   「不會。」但他會揍滿實。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皇上走進御書房的時候,已經過了酉時。才踏入就嗅到一股淡淡的桃花香氣。

  那是他熟悉的氣味,離殤在春日裡經常帶著桃花香,總是將花一瓣瓣拆開,用粉嫩的舌尖舔吃花瓣,令人也不自覺舔上了那張太過甜軟的小嘴。

  但又與離殤不同,淡雅卻失了應有的雍容濃艷,像失色的畫,只有墨線孤伶伶在紙上勾出的桃花輪廓。

  太雅致了,反倒不像花,而像個拘謹的教書先生。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不知道該不該防的防爆頁

依照標準來說

其實這一整篇故事都得防爆上密碼啊......

 

 

 


  宮廷中的筵會與他這樣的皇子毫無關係。所住的院落如同以往,毫無人煙,除了蝶飛鳥鳴以外無所其它。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忙低頭啜飲離殤斟上的酒,暖酒中帶著淺淡的香氣,在舌尖上不若平日裡請托葉方公公拿來的酒那樣,帶著一股熱辣的苦澀,反而是清甜如蜜水,入口圓潤而不尖銳。

  很好的酒,離非略感訝異,他當然明白宮裡有好酒,也明白葉方公公不可能拿好酒給他,卻沒料到會......雲泥之差?忍不住又啜了口,暖酒滑入喉中,落入胃裡,一陣暖烘烘的熱意就順著血流滿全身,連指尖也不再感到冰涼。

  「離菲哥哥還喜歡嗎?這酒。」離殤從枝上摘下一朵梅在指尖愛憐地把玩,膚色映著花色,如詩如畫。

  離非輕頷首,頗有所感地嘆口氣。「離殤,你怎麼願意同為兄的有所牽扯?葉方公公儘管嘴上不饒人,但也沒說錯。你是父皇疼愛的皇子,而為兄在這宮裡,恐怕已無人記得,今年都十七啦!照說應該要受封出宮才對。」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六皇子,您在說笑嗎?」葉方是個小公公,今年才十八,但進宮已經十六年了,早已經事故圓滑的跟條蛇一樣,面對這個幾乎被遺忘的六皇子,他狗奴才瞧不起人的嘴臉,從來沒隱藏過。

  啐!真是倒了八輩子楣,想他葉方公公在宮裡好不容易才掙出一點頭天,偏偏給派到了六皇子身邊,這下子還能有出人頭地的機會嗎?他的夢想可是要成為內務總管啊!

  被稱為六皇子的少年脾氣倒很好,從未對葉方公公發過脾氣,反到很認真地點頭。「是的,雖說我也是半信半疑,但我想離殤不會欺騙我,昨日葉方公公你被耽擱在茶房裡,還是離殤陪我聊了兩刻鐘。」

  「唷,被耽擱也不是小人的錯,六皇子您也知曉的,這天寒地凍,娘娘們光配熱茶甜羹大夥兒就忙不完啦!」葉方公公臉不紅氣不喘反到還向反過來指責主子囉嗦似的,挑眉看了眼滿臉專住的六皇子。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涼亭裡,香爐中的香料燃完了,餘香淺淡地在鼻尖留下最後一絲清雅,在透過垂幔吹入的風裡,消失無蹤。

  噴嚏了聲,少年揉揉鼻尖,帶點疑惑地放下手中的書,將袖中折得整整齊齊,跟豆腐塊似的手巾拿出來,抹了抹唇角。

  是誰正念著他嗎?或只是天寒了所以著涼?

  風一吹來,書頁啪搭啪搭的翻飛了幾面,上頭用硃砂點的句讀或眉批,全都整齊的像用印章蓋上去的,恐怕連書頁裡的字都沒這麼工整。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人在骨血裡其實是很野蠻的,不管受過再高的教育,得到再好的教養,本性有多溫文儒雅,一但超過某個極限,都會變得嗜血。

  更別說是脾氣不好,硬披著羊皮裝乖的男人。

  帥昭民很清楚自己是這種人,所以嗜血的程度在平常的過度壓抑下,比一般人高出非常多。

  因為騰蛇那邊的小弟通通亮槍,翻桌的翻桌、趕人的趕人,整間餐廳幾乎是在他剛脫下西裝外套沒多久就接近淨空,少數留下來的人要不坐很遠,要不就是幫他拿著衣服的萬能秘書米蘭達。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小時的通行卡就代表,他要是一個小時沒有離開,就會被困在電梯裡,或者被保全揪進警局。

  這是管家在他離開時,對著懷錶很平淡的告訴他。「帥先生,很不好意思,要請您動作快些,否則感應卡失效後,警報器會反應。」

  那是在剩下最後一分鐘的時候,他前腳剛踏進電梯,連門都還沒關上......這時候提醒他加快速度有意義嗎?有嗎?去你媽的!

  進電梯要先刷一次卡才能按樓層,到達後要再刷一次卡才能開門,最後還要對著警衛前的感應機刷最後一次確認無誤,對方才願意收回卡片,後方壓制的視線才不甘不願的收回。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微妙的H防爆頁

其實也才一點點

 

 

 

床上還在進行,隨著男人每次的挺進,柔軟的呻吟就跟著啜泣地傳出,像含著糖般的

  管家已經先退下去,帥昭民多少有點不好意思,反射性回答出的「凍頂烏龍茶」不知道管家打算去哪裡找?美國的中國茶都不好喝,他很擔心拿到一杯香氣全無、苦澀難以入口的茶品。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街角的咖啡廳到底有什麼魔力?身為帥昭民的秘書,米蘭達一直想不透這個答案。

  每回被老闆叫去後,帥昭民一定要求要偷偷去咖啡廳休息兩小時,回來的時候身上都有股淡淡的肥皂香氣,看起來神清氣爽。

  好吧!也許咖啡廳現在還多了三溫暖的服務也不一定。米蘭達一直這樣睜隻眼閉隻眼,上司的私事她不會笨到開口去問,特別是這個看起來溫和的東方男人。

  於是,當帥昭民回來的時候,她默默的遞上一杯冰涼的礦泉水,就當補充「三溫暖」後留失的水分,不過地點既然是「咖啡廳」她也可能多此一舉。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