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篇很短OTZ  原本想要寫至少2千字再貼,可是巴西在招喚我
七月會放突發本印調,最近要開始慢慢連載啦~

 

 

   帥昭民端著一杯啤酒,坐在擺在露臺跟客廳交界處的藤椅上,難掩驚奇的看著在電視機前生氣蓬勃的騰蛇跟某隻毛毛蟲。

   黑髮與紅髮靠得極近,低聲的用太過快速的義大利語交談,總是讓人看不透的灰色眼睛現在活潑的讓帥昭民覺得厭煩。他並不是小心眼,他就是不喜歡看到紅色毛毛蟲愉快。

   交頭接耳中,饕餮總是說比較多話的那個人,帥昭民隱隱約約只聽出了幾個人名:PrandelliBuffonPirolBalotelli等等。儘管騰蛇的臉是被對著帥昭民的,但他仍感受到那個一身反骨,彷彿不唱反調會死的男人,在他們認識的這七年來,第一次誠心誠意的表現出贊同,多次輕巧但確實的點著頭。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原本應該兩個小時可以結束的。看了下手腕上的錶,時間已經往3點前進。

  鏡片後的眼眸微微瞇了下,他知道自己現在不可能照約定好的時間到達安落陽的工作室,雖然遲到安落陽絕對不會在意,不管多久都會等。

  可是他不喜歡。

  「境遙?」一旁的男人發現他心不在焉,忍不住低聲提醒。「安醫生遠從美國來訪,剛好跟你是相同領域的菁英,不好好聊聊嗎?」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的,我曾經愛過你。」

  這是一句比:我不愛你。更加殘忍的話。曾經愛過,但是現在不愛了,過去那些美好、依靠,記憶中所有亮麗的風景,都變成了褪色的老照片。

  慢慢的被灰塵掩埋,慢慢的成為灰塵。

  安落陽覺得喉嚨一緊,隔壁桌......其實說隔壁並不正確,應該說是另一桌客人,剛好上菜了,帶點油膩的肉味混合著青菜炒過的味道,讓他摀住嘴幾乎吐起來。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不愛我。」那一年,在鳳凰樹下,學長笑嘻嘻的,但是眼睛又紅又腫,黑色的髮絲在風中微揚,混上了一點紅色的落花。

  不愛嗎?他看著眼前的少年,比自己大了兩歲,看起來卻纖細得不像個滿十八歲的男人。

  推推黑框眼鏡,他認真的說:「不,我想我愛你。」

  不然不會上床,他沒辦法理解性跟愛分開是什麼感覺,如果沒有愛又怎麼能勃起呢?雖然他只有一次經驗,不過自己是不是縱情聲色的人,不可能不清楚。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不喜歡劉若英的歌。


    看著身邊的男人,他熟練地抽出菸,點上火,吸了口吐出煙圈,然後微笑。


    一夜情其實很平常,尤其是對『他們這種』人來說,一夜情恐怕比喝水還簡單。人,都有正常的需求,生理上或心理上,但他從來不要求承諾跟長久。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噗浪上老密碼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噗浪上,老密碼唷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老密碼,請上噗浪
  • 請輸入密碼:

  農冬露是個認真、可愛、單純、善良,有時候會太過堅持死腦筋的孩子。這個評價不
只是家人或戀人這麼覺得,就算是兩條街外的王爸爸或沈媽媽也都這麼認為。

  說好聽點就是乖,講難聽點就是笨,不過本人聽到這件事情只是不好意思的抓抓短髮
,靦腆的微笑。「我也是會有不乖的時候,大家太讚美我了。」

  「小冬瓜,說你笨又不是讚美,幹嘛害羞啊!」剝著荔枝的農冬芽對弟弟翻白眼,本
來想伸腳偷踹,可是有人搶先一步擋在他們中間,對她揚起漂亮的眉,勾了下紅唇。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到底是誰先對不起誰的呢?只說了一句對不起,向路遙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所有的開始的確是一場遊戲,但最後他卻輸了,把自己賠進這場遊戲中。

  他沒有想過,若是安落陽知道了這件事情,他該怎麼辦才好?因為,他們已經不在對方的身邊了。

  因為驕傲,因為怯懦,因為很多很多的原因,他們錯過然後再也沒辦法恢復當年那樣的單純。

  「你愛過我嗎?」看了帶點驚慌的少年一眼,安落陽勉強自己微笑開口。他其實並不喜歡這樣,跟向路遙見面之後他才發現,自己其實還是喜歡他。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不用去學校了,也不再有社團練習,農冬露還是很早就醒來,坐在床邊發呆。

  幾乎是反射動作的生活突然改變了,他有一些困擾。昨天的事件之後,他沒有去找教官,因為教官說:『我們彼此給對方幾天去思考,值不值得做出這樣的犧牲跟改變,如果你確定了再來找教官。』

  他不是很懂教官的意思,但既然教官這麼說了,他會乖乖聽話好好思考,再去找教官。所以他昨天回家之後,思考了一個下午。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要思考什麼。這件事情他沒有錯,唯一的錯是他的自制力還不夠好,以後一定要更加油,不能讓教官受傷。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真是笨得沒救了!」收東西的時候,學長搔著微捲的短髮靠過來,煩躁地咒罵了一串,難聽得讓向路遙只能苦笑。

  「學長呢?如果被發現,會承認嗎?」隨手將用得差不多沒水的紅筆扔進垃圾筒,他抱著手臂對學長淺笑。

  他們是共犯。

  早在軍校時代,他們曾經是性伴侶,但從來沒能發展成情人。直到進了這所學校,他們各自都找到了心屬的人。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農媽很清楚每個孩子的脾氣,比如老大冷靜理智,可是偶爾會脫線很大。老二活潑開朗,可是偶爾會失控爆亂......她的孩子每個人個性都有點矛盾,大概因為同時有她跟丈夫的基因,難免就有點失去控制。

  七個孩子裡最乖的、最單純天真的,除了小兒子以外,肯定是沒有其他人好說。可是她很清楚,這麼乖,凡事都為他人著想,簡直讓人擔心未來能不能順利在肉食性社會生存的小兒子,實際上脾氣最硬最堅強。

  當然,身為媽聽到兒子坦白喜歡的是男人那瞬間,還是受到了一點震撼。只不過她習慣不表現出來罷了,只是在心裡想,兒子都說出來代表家人的反對除了讓他傷心以外,無法改變什麼了。

  大概因為太單純,她這個兒子在對錯的難捏上精準而且堅定不移。所以農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跟自己說一定要好好支持兒子。

文章標籤

黑蛋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